首页 网游 这个剑修有点稳 章节

第一百零八章 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武道战神 鉴宝神医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史上最强大师兄

无论怎么看,区区七百余名剑宗剑修都无法化解魔族大军如此简单粗暴且直接的攻势。

因为魔族大军这一回没有任何谋算,就是堂堂正正的以势压人。

剑宗的剑修再强大,那终究也是有上限的。

魔雾中,太轩魔尊看着虎头城,脸上神情逐渐恢复平静,平静到了极点。

只是在他的眸子深处,其实还深藏着一些思索与疑惑。

剑宗的三千剑修,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天骄级别的人物,又岂会这般愚蠢,蚍蜉撼树,自寻死路?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七百余位剑修到底是能有什么办法来拦住他们。

难不成真准备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若他们真这么做,太轩魔尊可以肯定,今日这七百余位剑宗剑修,到最后将会全军覆没,一个不剩。

哪怕剑宗剑修的剑犀利超出想象,一柄飞剑可纵横捭阖,杀敌千百,也终究是无用的。

要知道,他们这次动用的魔族大军总数超过千万,即使沿着前线三城分薄开来,在此处也足有数百万人........

想要将如此浩浩荡荡的魔族大军拦于虎头城中,这绝非人力所能及。

即使是剑仙亲临,也不见得能做到。

玄鳞魔族组成的军团开始提速,鳞片闪着冷光,如盔甲,声音更是激荡如雷。

魔族由于阶级森严之故,相比人族,更听指挥,更好下令。

所以这些实力不凡的玄鳞魔族,竟然是如同凡俗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战术素养非常优秀,摆出了冲锋阵形,笔直向前冲刺。

他们人数众多,黑压压的一大片,仿佛只要片刻,便能将拦路的剑宗剑修给淹没。

压迫力大的惊人。

冷光四耀,如雷惊心。

另一边这是千余道飞剑组成的湍流以及古秋斩出的万千剑气,同样是继续向前奔涌。

剑光烁烁,其声如霆。

攻与守。

剑与甲。

冲锋在最前方的玄鳞魔族,此时已经能感受到飞剑中传来的凌厉之意。

他们脸色微白,有些许紧张。

"冲,别怕!"

玄鳞魔族领头的是一个九品魔修,大声喝道。

他也紧张,但是无数次的战斗已经充分表明,他们的鳞甲对于飞剑这种纯物理伤害的攻击,是存在绝对克制的。

所以他身先士卒,冲锋在最前。

下一刻,钢铁洪流便与剑河碰撞在了一起。

凌厉的飞剑,挟着强大的速度与力量,旋转着,狠狠地与他身上的鳞甲接触。

就在这时,这位九品玄鳞魔鳞甲之下,隐隐散发出一道光辉,密密麻麻,繁杂难懂的符号启动,引动奇异的光华,覆在鳞甲的外层。

这时他们玄鳞魔族的血脉神通,在本就坚硬的鳞甲基础上激发一层魔纹,赋予其更加强大防御能力。

"来吧!"领头的九品魔修恶狠狠道。

先前在龙城关之战中,他也不是没有迎战过剑修。

当时的结果是,这群剑修向来引以为傲的飞剑,在他施展血脉神通之后,就连他鳞甲最外层的那层光华都无法刺破,只能徒劳发出令人耳酸的摩擦之声,然后便颓然无力地返航。

这一次,也必然如此!

下一刻,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位于队列最前方,无比自信的九品玄鳞魔,就这么消失了。

他化为了一团血雾,爆碎的鳞片犹如崩解的盔甲,四处飞溅。

破碎鳞甲飞射速度极快,犹如一道道闪着冷光的暗器飞了出去。

紧接着,又有一名玄鳞魔消失,在漫天的血液与鳞片四射中消失。

然后是更多的玄鳞魔族纷纷陨落。

魔族气势逼人,势在必得的第一波冲锋,变成了一幅极为血腥惨烈1画面。

第一阵列的玄鳞魔族,鳞碎骨断,鲜血四溅,在惨叫中爆开。

不过片刻时间,魔族大军与虎头城相隔的这段天空,便被冲锋的玄鳞魔,下起了一场血雨与铁片雨。

场面极为血腥。

魔雾之中,太轩魔尊瞪大了双眼,望向虎头城,望向悬立于空中的古秋。

他的眸子里,流露出极深的忌惮之情。

"剑宗......."太轩魔尊喃喃出声。

的确,玄鳞魔族是克制剑修。

可世间从来没有绝对克制的说法。

如果有,那只是因为你还不够强。

剑宗剑修足够强。

所以,玄鳞魔族克制不了剑宗的剑修。

有一句话在修行界流传甚广:

"世间只有两种剑修,一种是剑宗剑修,一种是其它剑修。"

虽然其中不无夸张之意,也有些太过绝对,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剑宗剑修的强大以及与众不同。

天穹上,落于玄鳞魔族军团后方的魔修们,此时已经从玄鳞魔的残酷结局中感受到了恐惧的情绪。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mimiread.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毫无疑问,在他们不断的冲锋下,这些剑修到了最后肯定会力竭,会被吞没。

但他们也知道,在此之前,将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魔修对于魔尊们的命令言听计从,不敢违逆,可恐惧这种情绪绝对不是生灵可以回避的。

噗噗噗!

剑修们的攻势并未停歇。

千道剑影在空中化为剑虹,依循着极其圆融浑然天成的轨迹,向四周散开,展开一场大屠戮。

剑速虽快,剑锋虽厉,但真正令人心寒的还是其中蕴含着的冷冽杀意。

古秋握住蚍蜉剑,再次斩出一剑。

剑气浩浩汤汤,缥缈无际,出现在青天之上,如大河之水。

他是擅长外剑之剑修,而外剑是近战之剑。

但在古秋手中,他的外剑手段在远端攻击上,却是比内剑还要凶猛。

大道同归。

剑修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外剑与内剑的就再没有先前那般泾渭分明,而是可以互相印证的。

魔族联军阵营中。

太轩魔尊看着自己的手下在飞剑下不断陨落,神情还是无比平静,仿佛死的不是他的人。

他微眯起眼,微微蹙眉。

"明明最高不过是八境.......都知道剑宗除了谢青云,其它人都只是八境.......可为什么他们的八境就能这般强横?"

世人都知道剑宗的八境甲天下。

但到了此刻,太轩魔尊才发现,剑宗的八境原来比传言中的还要更强,还要更高。

在这之前,世人包括魔族,对于剑修的关注,大都放在谢青云、楚牧神、李求败这三位剑仙身上。

因为在万年的时间里,剑修确认只有这三人是晋入了九境,除此之外就一直没有再出一位新的剑仙,其它人都停留在八境多年。

八境,弱吗?

不弱。

但放在道魔之战的背景下,八境似乎也只是强大一些的炮灰罢了。

兵魔一族与剑宗对峙多年,对八境剑修有着充足的忌惮之情。

但其它魔族还真是没有太在意过八境修士。

直到今日,直到剑宗登临中灵,直到七百剑修一夫当关,直到千余飞剑摧枯拉朽,毫无保留展示自身的凌厉,太轩魔尊才发现自己错了。

剑宗不是任何地方。

剑修更不是其它修士。

所以,没有任何八境修士能与剑宗的八境剑修相提并论。

"我们不能在这些剑修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太轩魔尊抬起头来,目光透过前方黑压压的大军,落在人数稀少的剑修身上。

他说道:"谢青云此时不知何在,魂尊与驭尊究竟能不能找到他,并且斩杀他,也尚未可知,也是因此,我们****上的胜负就格外紧要。"

"而此战,便是关键。

若是不能趁着灵海潮余威,人族后路被断之际,一举剿灭他们,让他们安全退回长夜山脉,以抵心城为基与我们对峙,那时又将是持续多少年的拉锯战,简直难以想象。"

他还有一句话未说,此次他们心魔一族"夺灵",打得就是一个闪电战,打得就是人魔双方猝不及防。

若是陷入了不知道结束时间的拉锯战,来自人族方面的变数不说,他们届时还有可能面临后方其它魔族的威胁。

魔族之中可没有同舟共济的说法。

更没有你在前方与人族打战,我便在后方给你支援之说。

其它的七大圣魔族不但不会给予他们支援,甚至有可能趁虚而入,对他们无间域动手,再顺手将他们筹划万年结出的"桃子"摘走。

所以夺灵之战,必须速战速决。

太轩魔尊望向虎头城,面无表情道:"继续吧,别说是人,就算是仙,是剑仙,也总有累的时候。"

.........

呜呜的声音传开,席卷整片战场。

军令,由太轩魔尊处向魔族大军中传去。

魔族大军,就像无数团乌云,向着虎头城冲去。

血雾一团团爆开,场面无比血腥。

但是魔族大军就像冷酷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只是机械地不断向前推进。

正如太轩魔尊所说,只要是人,总有力竭之时。

魔族数百万大军,一动不动给剑修们杀,也能让他们杀到手软。

冲锋号角声自响起,便没有断绝过。

魔族的冲锋之势连绵不断,他们有百万人,不需要休息。

而剑修们出剑收剑总要有换气的时候。

每临剑修换气之机,魔族大军便能向前推进一大段距离。

黑压压的魔修如黑潮,一波又一波向前冲去,仿佛前面是坚固的岸堤。

这些浪潮撞在岸堤上,立刻是碎成一滴滴水珠,颓然四散而开,无声落下。

原本阴沉的天空,染上了难以抹去的暗沉红色。

可无论战局如何残酷,后面的魔族大军依然是不要命般地向前顶去。

他们的任务就是送死,通过自己的血肉之躯,让魔族大军的前进之势不断。

..........

..........

古秋不知挥出了多少剑。

他的气机已经开始紊乱。

但他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是专注地挥剑,再挥剑,任由黑发在身后狂舞。

他确实有些累了。

但是他从未停下自己的动作。

就在这时,古秋挥剑的手忽然停住。

他抬起头来,向前看去。

一个青面獠牙的八品魔修,就在他身前数十丈处,向他扑来。

古秋扯了扯嘴角,随手扬起手中的蚍蜉剑。

这个距离,已经是到了近战的距离。

也是他剑技最能发挥出威力的距离。

所以,那个八品魔修立即是肉身崩碎,被剑气绞碎。

只是,就如攻城之战,当有一个人爬上墙头,虽然立即就被守城军士斩杀,但这也表明,立马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无数个敌军爬上城墙。

事实也是如此。

魔族用血肉铺路,终于杀到了虎头城中。

古秋望着那就在身前数十丈处源源不断冲来的魔族大军,洒然一笑。

随后他一声清啸。

"剑宗弟子,负剑匣!"

随即,古秋手腕一挥,一个紫檀剑匣便是被他背负在身后。

剑宗的紫檀剑匣。

之所以在此时负剑匣,是因为战局到了这个地步,他们的伤亡也就避免不了了。

剑宗的剑修再强,终归也是人,是肉体凡躯,而非不死之身。

在这样的战争中,他们可能到了最后连具全尸都不可见。

不过,那又如何。

既然西征,他们就做好了身陨之志。

剑匣是用来收剑的。

人无法回去没事,由活着的同伴将他们的剑带回去就是了。

下一刻,古秋将蚍蜉剑一竖,动作极为潇洒。

他眼眸中倒影着那如乌云般的魔族大军,神色冷凝,浩瀚元力灌注剑身。

"秘剑:万鲸!"

蚍蜉剑在虚空划过,宛如是打开了一扇空间之门。

古老苍茫的鲸吟声,伴随着泉水声传出。

下一刻,无数道巨大无比的古鲸自蚍蜉剑中游荡而出,撞碎虚空,游向前方。

这些古鲸,皆是由剑气所化。

古鲸,便是古秋的剑气生灵。

对于冲锋在前的魔族大军来说,这鲸鸣之声,就如阎罗的索魂曲。

这是一片半圆的真空地带。

古秋站在其中。

半圆之外。

一个个魔族联军的魔修,黑压压一片,就如浪潮拍打堤坝,发出呜呜的惨嚎与痛呼之声。

不知道有多少魔修被这万鲸奔涌吞没。

这真是一幕壮观无比的画面。

站在最前方,一人便是一道堤坝的古秋,脸上却没有任何自得表情,双眉笔挺,神情依然平静。

他没有理会自己的战绩,只是静静地望着前方。

因为魔族大军的冲锋还在继续。

他提着蚍蜉剑,不退反进,向前踏出一步。

铮铮的清冽剑鸣声,如同泉水流淌般响起。

嘶嘶剑气滋生,如一道道长虹横贯而出。

当年陆青山初入剑宗,纪川与他介绍剑宗七峰的时候,是这么介绍横秋峰峰主古秋的:

以蚍蜉剑符为信,以剑气闻名,以秘剑为长。

今日,古秋所示便是如此。

秘剑。

蚍蜉剑。

鲸饮未吞海,剑气已横秋。

相邻推荐:穿越三国之铁蹄出征天降我才必有用武极神话猎杀者游戏我的体内有只鬼诸天超市西游太小了百万修真者替我工作网游之重生魔导师我能无限释放大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