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木叶:这个忍者浑身是肝 章节

第0101章 雾隐来袭(5200字大章,求订阅!)

推荐阅读: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寒门狂婿 御天武帝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小木屋外。

灯火昏暗。

刚会见情报忍者,听完抓捕叶仓伤亡情况汇报的犬冢爪,捧起一杯热水,抿了一口,正打算小憩一会儿。

听到隔音不好的“拷问室”白宇传出的话语。

犬冢爪立马怒目瞪圆,刚喝下的水全喷了出来。

犬冢爪抹去嘴角水珠,转念一想。

刚刚抓捕叶仓。

伤亡的都是志村一族的忍者,木叶其他家的忍者毫发无损。

而叶仓又是白宇出手抓住的。

他宇智波想策反收纳叶仓,关他们木叶何事?

卡——

犬冢爪拎着水杯,率真的她,毫不客气,从大厅里拖进两张椅子来到“拷问室”摆放在墙边,示意秋慧美坐。

犬冢爪按耐不住好奇心。

迫切想看看宇智波这小子,究极出自何种原因招揽对方,不过,灼遁的血继限界,和叶仓的外貌,好像都是不错的资本。

秋慧美应邀,坐在犬冢爪身边。

前者掏出封印卷轴。

细心从里面取出一些姜茶,放进犬冢爪的杯子里,令她诧异了一下。

两人相视一笑。

女人才懂女人。

蜷缩在角落里的叶仓愣了片刻后,身体的灼烧痛感,再度袭来,她确实没办法用自身的灼遁化解被封印的查克拉。

叶仓能切身感受到。

如果强行合成查克拉。

此时被转换了性质的查克拉,就会在体内燃烧,令她生不如死,原来这就是那些被她用灼遁击杀掉的人,临死前的痛苦……

叶仓坚定信念,紧咬贝齿,一甩湿漉漉的橙色秀发,怒道:

“你以为你现在面对的,是流浪在外的猫猫狗狗,下三流的叛忍吗?”

“我是叶仓,是五大忍村之一,砂忍村民众尊崇的战斗英雄!”

“无论你用什么手段,诱惑,代价,折磨,或以生死逼迫,我能确切的告诉你,你们最多只能得到一具被蒸干的尸体。”

叶仓今晚也算是运气背到极点。

她带领的砂隐奇袭小队。

先是在大海里差点迷路。

辗转周折。

终于来到目的地。

然后特意挑选,最容易被战略忽略的地势复杂山崖登陆,想要赶在与砂隐之合作的雾隐忍者未抵达前,先摸清这边的地势情况,等待“盟友”到来。

结果,就发生了此前的事。

叶仓遇上了木叶此刻最不畏死,犹如疯狗的志村忍者,他们现在对于战功无比渴望,那能换他们家人的平安。

雅文吧

白宇故作沉思,右手磨蹭下巴,开口道:“尸体也不是不行。”

叶仓:“……”

“你的尸体也是一笔价值不菲的资源……我指的是,在血继限界方面。”白宇没跟她扯,双眸万花筒开启,趁叶仓不注意,将她拉入自己的幻术秘境世界。

叶仓下一瞬反应过来。

人已经陷入精神世界。

四周漆黑一片。

白宇出现在她面前,平静道:“你放心,我不会用钱、权、势,这种东西诱惑你,也不会折磨你,更不会以死逼迫你,我只是想,让你看看真相。”

话音一落。

白宇挑选出,属于叶仓的镜片,注入她的脑海里。

那是她被四代风影罗砂以机密任务为名进行欺骗,派遣前往雾隐村,最终被那些对她心怀怨恨的雾忍埋伏击杀的画面。

“你别想用幻术欺骗我!”

叶仓反抗念头极其剧烈。

白宇对此已经早有预料,在她的强烈反抗下,自己无法进入她的精神世界窥探,她只能断断续续看着罗砂出卖她的画面。

这种体验感很差劲。

不会像宇智波族人那样,不抗拒他,以此获得整个人沉浸在幻术世界里的真实感。

当然,像这种对方极度抗拒幻术世界的情况,不会为白宇增加写轮眼和阴遁查克拉熟练度。

这也是为什么,白宇不选择见人就给对方看看原着片段,无限刷写轮眼的原因。

但就算如此。

叶仓看到自己被出卖,惨死在雾隐山谷中的画面时。

没多久。

她的精神由疑惑。

到不可置信。

最后轰然崩塌。

她所看到的画面里,罗砂对她下达任务时,说话的语气,以及任务卷轴里的每一个字,跟现实里几乎一模一样。

叶仓能确定,这不是诱导性幻术。

到了她这个水准的忍者。

就像之前跟白宇战斗时,精神中了三勾玉的干扰,能顷刻反应过来一样,她对自身大脑里的精神能量一举一动都有一个清晰的认知概念。

诱导性幻术,会让人看到施术者,想让他看到的画面。

但那样。

人脑海里的精神力量,是会被对方牵着走,有明显波动特征。

白宇结束幻术秘境。

两人回到现实。

犬冢爪自然是不知道,白宇开万花筒,对叶仓做了什么,只当是给这姑娘洗脑,本来他们宇智波一族,就擅长这方面的童术。

而秋慧美却忽然感到一丝惊喜,但又有一丝担忧。

能让白宇使用“推导未来”能力的人,必然是少年权衡过,可以出手的对象。

灼遁叶仓。

名声显赫。

只要摈弃砂忍的身份,彻底归心宇智波一族,未来族人未必不能认可她,虽然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很难!

从幻境世界出来后。

叶仓忍受身体痛苦,心灵上的打击,令她信念即将崩溃,童孔失神,直呼:“不可能……我……我为砂忍贡献那么大……风影大人……他怎么能!”

白宇来到叶仓后背,伸手按压下去,解除火遁·火牢对她的影响。

房间里有两个女上忍在。

他也不怕早已身心交瘁,精神和体力透支的叶仓,能够从他们眼皮地下逃走。

回到叶仓面前。

白宇目光平静,注视着备受打击的姑娘,澹然道:

“你的灼遁克制大部分雾隐忍者,功绩也都是在砂隐与雾隐之争时期,击杀雾隐忍者建立的,雾隐早就对你恨之入骨,但是罗砂却硬把你往这条战线上送,其目的显而易见。”

“你为砂隐付出血汗!”

“你备受尊崇的名声!”

“你砂忍英雄的身份!”

“在四代风影罗砂眼里,真的比不了眼下砂隐迫切与雾隐停战的渴望,如果你的死能换取双方的利益,两大忍村皆大欢喜,两边高层都愿意看到那个局面。”

“你也看到了。”

“你也能想到。”

“你死后,虚伪至极的罗砂,会继续冠以你英雄之名,让村子敌视雾隐,如果这一次,你是在雾隐手里,我敢断言,他能用你的死,制造更恶心的舆论。”

“所以,你死在雾忍手里。”

“成为牺牲品。”

“是必然结果。”

叶仓听着少年字字诛心的话语,纤细双手支撑着木地板,脸色苦不堪言,哪怕之前体内的灼烧感,也没有现在信念一点一点坍塌,心灵被自己所忠诚的故乡背叛,来得痛苦,来得窒息。

“别说了……别说了……”

叶仓整个人瘫软在木地板上,迫切渴望能有一个避风港,她嘴里一直都囔着,童孔涣散,再无之前的神采奕奕。

人可以在时间长河里,治愈被朋友、亲人、爱人背叛所造成的伤害,但时间绝对治愈不了,被追逐一生的信仰所背叛造成的创伤。

犬冢爪看到这一幕。

她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此刻复杂的思绪。

总而言之。

万花筒搭配少年的口才。

没有动粗,没有威逼利诱,她甚至都没感受到少年对对方释放过多少童力,就能把堂堂砂隐英雄叶仓,整成这副惨兮兮的模样。

犬冢爪看不懂,但却大为震撼。

白宇瞥了叶仓一眼。

见目的达到。

然后起身向大厅走去,从指挥桌上,拿来纸和笔,放在叶仓面前,解释道:

“如果你不信我说的,你可以把雾隐村忍者部队登陆的区域,时间,告诉我,我用我的方法,带你亲眼证实这一切。”

叶仓目光无力,没有丝毫抗拒,从绑腿忍具袋里,掏出任务卷轴,放在地上,主动将它翻滚打开,滚落到白宇面前。

秋慧美和泉州爪起身,来到卷轴面前,看完上面具体信息,确实卷轴是真的。

三人对视。

叶仓跟雾隐对接的日子,在明天凌晨,而对接的地点,是一处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火之国东南边境的溪流中。

那条溪流极其隐蔽。

位于大片森林里。

流淌入海。

如果雾隐忍者部队,通过它进入火之国边境,因为东南防线地域复杂性,能够轻易绕开木叶的布防。

白宇他们此时的布防。

就像是一个大布袋,口子对着海岸线,等待雾隐自投罗网,但那条溪流,正好位于布袋口外侧边缘。

差点出了大问题!

犬冢爪头皮发麻,抓住砂隐任务卷轴,凝重道:“我这就去重新布置防线,她就交给你们了!”

秋慧美点点头。

跟在白宇背后。

白宇再度打量了叶仓一番,旋即走出大厅,让秋慧美看着叶仓,虽然这姑娘信念的已经崩塌,但大概率不会跑,但他做事向来求稳。

至于为什么留下叶仓。

白宇看上的。

不是她长得好看,火影第一背的名声,至于灼遁,倒是个加分项,最主要的还是白宇在她身上,看到为人师表的属性。

宇智波未来肯定是要建忍校的。

叶仓很适合成为首批教师,她每次为砂隐立下汗马功劳,回村得不到休息,被罗砂出于政治目的大肆表扬,疲惫不堪,可散会后,只要徒弟恳求她帮忙训练,她哪怕再累,也会协助徒弟训练。

想要征服忍界。

这种人才,能网罗一些,就不能放过。

至于为她解开心结。

白宇嘴角微微上扬,那简单,就在他准备趁利用部队转移的时间,肝“火遁·豪火灭却”。

秋慧美脸上挂着心思,匆忙走了出来,急道:

“白宇,有件事,我之前没让人告诉你,是觉得你为宇智波做了这么多,应该好好休息一阵子,但现在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

白宇回头。

面露诧异。

如果在宇智波里,现在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事。

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秋慧美从桌子上,为白宇倒了一杯温水,这次没有放姜茶,解释道:

“之前,你安排鼬他们分散到各国执行任务,稻火他们都回来了,只有前往风之国砂隐散布假消息的一名成年族人,没有回来。”

白宇面色逐渐阴郁。

那一次接受任务的,都是拥有三勾玉宇智波顶尖的战斗力,一般没有三名上忍联合围攻,都能轻易从战斗中脱身。

既然没有回来。

下场不言而喻。

虽然他们早就做好了为宇智波崛起,牺牲的准备。

白宇被根组织围攻那一晚。

承了他们的那份情。

是要找机会还的。

他不是那种喜欢欠人情的人,有恩必报,有仇必杀,才是他阳光开朗外表下,奉行的行事准则。

白宇沉思。

看来砂隐的罗砂,是真的蠢到家的那种人,又或者,砂隐迫于资源贵乏,现在的砂隐已经处于饿疯的状态,胃口大到只要是路过他们眼前的存在,都能不顾后果,将其吃下。

秋慧美沉吟道:“所以,如果我们接收砂隐的叶仓,必然引起族人反感。”

白宇目光平静,握着水杯,右手力量没有收住。

彭——

水杯破碎,他不介意温水从指缝间流淌而下。

白宇经过短暂思绪之后,冷声道:“如果让叶仓亲手杀了四代风影罗砂呢?”

“这……”秋慧美考量再三,轻叹道:“那她将是我们宇智波的英雄!”

白宇叹息道:“富岳族长,应该安抚好了那位族人的家人了吧?”

“嗯,出发前富岳族长,给予了大量抚恤金,和慰问。”

“抚恤金可平息不了宇智波的怒火,等这次事件结束,就让砂隐为触怒宇智波付出应有的代价,也让那些惦记写轮眼的家伙清楚,惹怒宇智波的下场!”

白宇冷声说完,离开木屋。

秋慧美看着少年背影,听完他的承诺,内心反而升起踏实感。

就是小小年纪背负这么多。

让她感到莫名心疼。

想想她在这个年纪,还悠哉地坐在忍校教室里,无忧无虑地跟同学打闹玩耍。

木屋之外。

白宇仰望夜空,坚定自己未来规划,如今,他一个人脱离宇智波,自然一点问题也没有,但依靠宇智波,现阶段他能做的事更多。

再者,养成宇智波,对他这个异界人而言,也不失为一种快乐。

人生处处是意外和惊喜。

出个门就能捡个叶仓,对于白宇这种喜欢收集类和养成类,以及肝熟练度类游戏的他而言,就是蛮不错的惊喜。

随着忍者部队开始迅速转移,针对雾隐具体上岸地点布置埋伏。

白宇找了个蚊虫少的空地。

掏出《火遁·豪火灭却》认真学习。

留给他们的时间。

还有一天。

足够他们这一支,糅杂了木叶各大家族成员的忍者部队,为即将到来的雾隐,布置上百次埋伏陷阱。

……

……

第二日,夜晚,夜空悬挂着满月。

海面上,风平浪静,波光粼粼。

哗啦——

浪潮一次次翻涌,冲击拍打陆地边缘的悬崖。

雾隐村,体积巨大的帆船战舰,借着夜色,按照与砂隐的约定,绕过几大最佳登陆点,来到一处红树密林边缘,抛锚之后,将帆船靠近这片海上树林。

帆船船舷两边。

两排雾隐忍者双手结印,根据照美冥的要求,保险起见,集体使用出“忍法·雾隐术”利用海水,制造浓密大雾,笼罩红树密林。

在此期间。

身穿蓝色蕾丝边长裙,身材匀称,亭亭玉立的照美冥站在战舰甲板上,她凝视黑夜密林深处,手上捻着一束“月光石斛兰”放在翘挺鼻尖轻嗅,然后心满意足将它递给身后的长十郎。

长十郎看着从根茎被掐断许久,但却依旧保持艳丽,毫无枯萎迹象的澹紫色花束,一脸震惊,外加后怕道:

“诶?大人……出发前,您又偷偷去摘元师大人院子里摘的花草?”

“额,这种花,好像,好像只有我们岛上才有,它可以增强忍者的精神力量,对吧?”

“元师知道,您这么浪费他的成果。”

“回去后,我可少不了挨骂!”

照美冥眯眼笑着,右手撩拨秀发,不以为意道:

“花种下,不就是让人采的吗?”

“它是能增强一些忍者的精神力量,所以生活在远离内陆,充满神奇花草植物的群岛上,我雾隐忍者,普遍查克拉较多。”

“我把它带出来。”

“也是为了凝聚自己的注意力,现在,护花的使命,就交到你手上了,请务必像照顾我一样,照顾好它,长十郎君~”

说着,照美冥回首,露出温柔且成熟的笑容。

“我……我真的可以吗?”

长十郎脸色羞红,将花塞进怀里,挺直腰杆,嘴上怯懦,但却一副人在花在的表情。

“哈哈,小男孩,真是经不起挑逗,”照美冥张开双手,亲身感受周围人造浓雾的密度,闭上美眸,自言自语道:“如果我的婚礼在一片花海中举行,一定会浪漫得要死吧!”

很快,浓雾密度达到她的要求。

照美冥睁开美眸,都嘴向前轻轻一吹,浓郁大雾,犹如被她驱使一般,向生长在海岸边淤泥之中的红树林覆盖而去。

“上岸,诸位切记,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大家憎恨的叶仓,其次是潜入火之国境,听我指挥,伺机行动。”

照美冥高抬右腿,露脚趾高靴踩踏在船头,霸气下达命令后,整个人率先从帆船战舰上跳下,长十郎背着绷带缠绕的双刀·鲆鲽,狂奔之后,单手支撑船头,跟随自家大人翻身向海面跃去。

哗啦——

一时之间。

密密麻麻的雾忍从船舱中跳入海面,井然有序,对火之国发起突袭。

相邻推荐:乡村傻小子霍先生是她重生之三国争霸开挂争霸无上超脑系统科技火影笼中鸟都市武圣永不停歇的极速者杀戮来袭三国模拟器:这个刘封绝地求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