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这个杀手太稳了 章节

第三卷第一百零七章星色

推荐阅读: 泛次元聊天群 武道战神 至尊仙道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寒门狂婿

同一时间。

寂静深山,破庙之前。

“大哥,他已经逃出宋天行和黑山虎的包围了,而且···黑山虎和宋天行两人全部受伤,尤其是宋天行,受伤还不轻,他自己就是损失了一只袖子和一些内力,几乎是毫发无伤。”

衣着整洁的男子淡淡道:“倒是有些本事。”

百方侯点头道:“确是如此·····明明都是天阶下段的修为,他一个打两个,打伤两人,自己还逃了,更值得一提的是,凌老所说的‘奇技’还未出现,而且关于那门奇技,我们也对宋天行两人做了保密。”

“所以大哥,依我看如果继续打下去,就算一对二,他仍然有机会杀了宋天行和黑山虎中的一个。”

百君侯没有赞同,也没有反驳。

“黑山虎没追吗?”百君侯忽然问了这一句。

话里没有宋天行,单纯只有黑山虎。

“没有,大哥的意思是······我觉得不会的,凌老查到的所有事情,都只有我,百澄明,子罗和左右二使知道,暗楼断无证据能够证明是那人杀的黑山客,否则以黑山虎性格,不可能不死追。”

百君侯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懂得审时度势···看来这只野兽,也不是真的只有野性,这样最好,就看他接下来能不能再逃出第二层包围圈了。”

闻言,想到如今正埋伏在秋夜树林中的‘那二人’,百方候冷冷一笑:“那可真是太难喽。”

夜间的破庙里,烛火点的很亮。

聊罢的百君侯望着那破庙,望的有些出神。

那个小孩。

那段问话。

母亲为什么会对儿子说对不起?

百方侯看着大哥的背影,问:“大哥对那小孩似乎格外在意。”

百君侯说:“确有一些,因为我想知道答案···进去看看吧。”

·····

·····

七月二十一,秋,晴。

娘,我的武功越来越厉害,现在我不止会师父的武功,还会大侠的剑法,就是还需要时间磨练,除了武功以外,我还改良了师父发明的一种武器,强到炸。

虽然它也确实会炸。

不过娘你也不用担心,我有铁布衫护体,虽然它已经炸了十几次了,但嘿嘿,就是炸不死我!

你看我厉不厉害?是不是超强?!

而且我有信心能改良,等成品一出,我预测这东西没准比武功还好用。

还有,前两天我和师父已经说好了。

等再过几年,我本事练的差不多,就可以自己出去闯江湖了,希望那些混蛋别老的太快,更别死了,至少得等到我长大吧。

娘。

到那时候我再把我闯江湖故事写给你看,你就会知道,我不止比我爹英俊,比我爹能打,还比我爹···聪明!

他做不到的,我能做到。

话说回来,去师父家前的那一晚,你一边摸我的脸,一边哭。

其实你完全不用哭的,有事就告诉我嘛。

那晚,从白姨嘴里知道你们两个其实早就走了,当然,哭我还哭了的,不过!

娘啊,事后我意外的发现,我王小二·····还挺坚强的。

不。

应该说是超坚强!

所以。

你在那边可千万别担心我。

千万哦。

·····

·····

破庙佛像的右侧,有一张小桌,桌上有烛火和日记册,以及一个正写罢日记,合上册子的黑衣孩童。

其实王小二也不是天天写日记。

毕竟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又要练武功,将正派和星海派的武功融汇一体,又要研究火药和铁器,还要做实验。

但隔三岔五,王小二还是会写上一篇,然后收好。

将来回家乡的时候,一并烧了。

将桌上的烛台端起,走至庙宇中央,然后将烛台放在佛像前的供奉台上。

被打扫过的破庙除了门窗破烂,地上的砖石开裂以外,其实还算整洁。

佛像之前,佛慈眉低目,看着黑衣的孩子。

今晚练剑。

星色缓缓举起,王小二在小庙的左侧窗边立了一座木桩,木桩上他绑了一片叶子。

baimengshu.com

是的。

叶子。

剑过木桩,不断木,只断叶。

一星闪这一招,虽然是追求极致的快剑,追求的便是一剑横过,敌人枭首。

但只是快就够了吗?

王小二练了这么几个月,认为剑法想要更快,首先是掌握,掌握剑招的所有,一味求快,终究难以更快。

呼。

空气充盈肺部。

内力被王小二独创的‘抑息法’,压在右手的经络。

犹如沙场上,将军勒住胯下正待冲锋的俊马,短暂的压抑,是为了接下来狂猛的冲锋。

而后,剑光一闪而过!

眨眼间,风过,剑过,人已不在原地。

王小二持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木桩的背后,地上也多出了半片叶子。

回过头来,王小二检查了下木桩,叹了一口气,因为木桩上还是出现了缺口。

“如果换一把剑的话,可能就不会造成缺口·····”王小二这么想着。

但很快他又摇摇头。

星色作为十大名剑,排名第五,通体由北原矿石打造,比起寻常的剑当然要锋利的多,内力灌注后,其挥出的剑气也更难控制。

可这能是星色的错吗?

是人用剑,又不是剑用人。

“如果换了大侠来,就算用得星色,也一定能做到断叶不断木,说到底,是我还掌握不了这柄剑。”

破庙的门是开着的,孩童正自叹息前路还长,烛光明亮,人影忽入。

王小二顷刻就注意到了这一幕,那一道长长的人影,在地上移动·····

有人来到破庙门口了,但居然会有脚步声,那肯定不是师父!

百君侯走了进来,在窗边观望了好一会的他,说道:“剑术倒已经颇具白氏剑法真意,可惜,至少还需要数年水磨功夫,才可登堂入室。”

王小二只觉得来人眼熟,貌似在哪里见过。

眼角的疤,格外整洁的衣服,优雅的仪姿,以及·····

五百两银票的曼妙身姿,顿时从脑海一闪而过。

王小二立刻满脸堆笑道:“你是那个五百两洁癖大叔!”

嗯?

百君侯对自己不知何时得来的外号颇感意外。

五百两?

洁癖?

大叔?

出人意外且行为奇特,就是这对师徒的独门天赋吗?

百君侯如此想着。

但王小二方面已经喜笑颜开,满脸都是小孩子的天真烂漫,说:“大叔,上次真是太谢谢你,你那五百两简直救了······你是谁!想杀大叔!?”

王小二话至一半,语声骤然急切,然后猛指百君侯身后。

那神情,那语气,没有一丝破绽!

百君侯看破不说破,一脸平静的转过头去,心想:看看他想干什么也无不可。

就在百君侯转头瞬间,王小二抄起手里的星色,毫不犹豫的施展一星闪,杀向百君侯的后背。

当头就是一剑!

无他,就五个字——先下手为强!

上次在天若城师父就说过,这人有问题,先不说连他身边的一个类似卫士的人,手里拿的可能都是一把名剑。

就冲那萍水相逢,就随随便便,莫名其妙的拿出一张百氏钱庄的五百两银票送人。

还有现在这种大半夜的时候,突然出现这种深山里的破庙前。

大半夜出来游山玩水?怎么可能。

要说他没有问题,狗都不信!

所以当然是先砍他的两剑再说!!

铛!

如金铁交撞之声,一只手忽然出现,捏住了星色。

是的,捏住。

双指在上,大拇指在下,就那么捏住了星色。

百方侯出现在了百君侯和王小二之间,单手捏着十大名剑排名第五的星色,说道:“你这小孩,听回来的人禀告,你在小镇上可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想不到这么阴狠,上来就是杀招。”

王小二脸上似乎写着一个大大的‘惊’字,心中暗念,开什么玩笑?星色可是十大名剑啊!

百方侯却似看出王小二的心里话,笑道:“星色再了不起,你的功力也就人阶中段,而我是地阶中段,差了一个大境界,三个小境界,你拿什么和我打?”

王小二低头一想,然后默默的松开了手里的剑。

这时候百君侯也转过头来。

王小二诚恳的,并高高的举起了双手,大声说道:“我投降!”

百方侯看着举手投降的王小二,先是一愣,然后继续笑道:“你这小孩倒也识相,不错,还真····阴啊!!”

百方侯忽然叫了一声。

原来王小二在说投降,并高举双手,吸引百方侯注意力的瞬间,脚尖不知何时已经微微翘起,朝准了百方侯的脑袋。

而后。

数根毒针骤然从鞋底疾射。

好在百方侯毕竟从小受白氏各位名师高手教导,还有一身家传武功,并非等闲高手,反应过来的瞬间,及时扭头躲开。

但王小二似乎早有预料,借着百方侯专心在毒针,并扭头闪躲时,王小二立刻握住星色,全部内力运于掌心,猛力一拔,将剑取回后,一剑当头,不斩百方候,却是再度砍向百君侯!

无他,就五个字——气质太突出!

刚刚百方侯说出‘你这小孩,这几天看你在小镇上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的时候,王小二就确定,来者绝对不善。

但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

眼前这个洁癖大叔貌似不会武功,而且看上去虽然不帅,但是···他的气质太突出了!

或许也可以说是气场,气度····总之,王小二自己虽然说不明白,但那种难以言明的感觉,就和当初遇见陆高升时差不多。

简单来说就是,明明看上去一点武功都不会,但就是觉得他肯定是老大级的人物。

当然,相比较陆高升的傲慢,百君侯的那种‘气质’要隐晦的多,要不是之前打过照面,还有过仔细观察,单纯只是初见的话,任谁都会觉得百方候更有威胁性。

但总之,既然五百两洁癖大叔明显是个头头,那么弄死或者挟持他准没错!

王小二一边挥剑,一边心底狞笑:

洁癖大叔,我现在就要你为自己拿捏气质太突出,而付出代价!

明明上天给了你这么普通的一张脸,你本可以好好利用,可你自己不干,能怪我吗?

并且,深学张三之道的王小二早在出剑前,就已经做了全盘计划。

再不济,就算这一剑失手,但只要洁癖大叔主动躲开,我一个滑铲溜出门外,再一脚轻功逃入山林,岂不美哉?

总之不管怎么打,我都不亏就是了,桀桀桀桀····

相邻推荐:华娱之巅我真是编剧蘑菇屋:我和虎鲸救了妹妹小霸王孙策我的小师弟可太稳健了镇龙廷开局领悟剑廿三位面毁灭者朕即大宋恶毒女配五岁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