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穿越:赳赳大秦,做我打工人 章节

248 直播男开直播

推荐阅读: 绝顶保镖 仙王归来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至尊仙道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等走到卫生间门口,黄贺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洗澡水我已经放好了,水温合适。”唐婉晴盯着电视机上播放的电视剧《XX的荣耀》,回头一看,不禁笑骂道:“流氓!”

黄贺唱道:“大象大象,你的鼻子为什么这么长……”

唐婉晴的温柔、体贴,也是黄贺迷恋的一个地方。

年纪大的女人也有大的好处,起码懂得疼人。

另一边,陈黄桦家中,我们的小美女陈黄桦在给自己母亲按摩完身体后,洗了个热水澡,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

屋里面没有空调,仅有的一个空调在母亲的房间。

为了节省电费,陈黄桦早早的上了床,连灯也不开。

躺在自己的小窝里面,陈黄桦舒服的轻哼一声,每天只有这个时候她能够放松一下,玩一会手机。

年仅19岁的女孩子,已经提前触摸到了生活的苦难。

“看看那个可恶的直播男,他每天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都会直播的。”陈黄桦睡觉前会刷十几分钟的抖阴,这也是她每天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

打开“抖阴极速版APP”,这个APP只要做任务,看视频,就可以赚取金币,金币累计到一定数额,就可以兑换成现金。

对于现在的陈黄桦来说,这笔钱虽然不多,但是每月也能薅个十几二十块,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呯——呯——呯——”黑暗中,陈黄桦刚进入直播男的直播间,手机上就传来了咚咚咚的砸门声。

让毫无防备的陈黄桦吓了一跳!

她赶紧调小手机音量,那种恐怖而诡异的砸门声才小了许多。

“呼——什么情况,一进来就这么刺激?”陈黄桦看到直播间的人数已经突破了三万,而且还在持续不断的上涨。

直播间里面却是一片漆黑,这让刚进来的陈黄桦等人一脸蒙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陈黄桦纳闷道:“现在观众这么好忽悠了?直播黑屏也有人打赏?”

看到直播间里面不断飘起的小心心、墨镜、轮船、跑车……陈黄桦都想自己开个直播了,虽然她不了解直播这行水有多深,但是好像比自己累死累活赚的要多。

屏幕上有弹幕飘过:“刚来的朋友,你们现在看到的,是真实灵异直播,刚刚主播背后的那副画居然动了,而且画里的女人还对着我们笑呐——”

陈黄桦突然想起来了,今天下午,自己和黄贺去过这间房子,客厅的墙上,的确挂着一副仕女图,当时她还特地多看了几眼,画中的女子没什么奇特,就是长得像最近抖阴上特别火的济南老嫂子。

听说画里的人动了,陈黄桦嗤笑一声:“肯定是风吹的,或者是直播男的抖阴特效开的太大。”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许多在抖阴上又高又瘦的女人,那大长腿特效恨不得把腿拉到十米,后面的墙都变形了。

正当她这样想着,直播里面的黑屏突然亮了起来,原来是直播男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

一般那些搞直播的,都会准备两台以上的手机,分别登上不同的直播平台,这样也能将利益最大化。

直播男之前的收入就是用来购买新手机了,最新的水果13pro,官方价格要一万多块钱,他直接买了两台。

一台在抖阴直播,另一台在慢手直播,而他自己则用以前的旧手机。

“家人们,这不是特效,这不是特效,那副画里的女人真的动了,我确定!”直播男咬紧牙关,上下牙齿不停的打架,发出咯咯的声响。

漆黑寂静的房间里,只有手机发出惨白的灯光,直播男的脸也是有些模糊,但是任谁都能看出他脸上的惊恐模样。

ddxs.com

陈黄桦暗道:“这个直播男的演技也太好了吧,瞳孔收缩,满眼惊恐,还有那狰狞的表情,比一些所谓的老戏骨还要入戏。”

卧室的敲门声忽然停下了,只是这万籁俱寂的情况,更加渗人。

陈黄桦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总觉得下一秒就会有个女鬼出现在镜头里面。

“这间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除我之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刚刚在门外敲门的,到底是谁?”直播男颤抖着说道。

直播间的水友们纷纷出来作证“主播说的没错,房间门都是反锁的,而且直播的时候,主播带着我们参观了整栋房间,房间只有八十多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根本没有地方藏人。”

“而且主播身后画中女人动的时候,主播就躲进了卧室,本来卧室的灯是亮着的,却忽然停电了!”

“但是往楼下和对面看,别人家都没有停电,唯独只有主播的这个房间没有电。”

陈黄桦忍不住输入了一行字“你可以报警啊!”

直播男惨笑一声:“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不管是110、119还是120,所有紧急电话都拨不出去。”

说着,他主动拨打了几个急救电话,无一例外,全部显示您不在服务区。

“这就有点奇怪了。”陈黄桦觉得事情有些古怪,连忙给黄贺拨电话,“嘟——嘟——嘟——”

唐婉晴的别墅里面,黄贺的电话在一楼的沙发上疯狂唱歌“今天好运气,有老狼,请吃鸡啊,你打电话我不接,你打他有啥用啊——”

而电话的主人,正在二楼艰苦奋战。

战斗已经进入到了决胜的关键时期,黄贺与敌人刀剑相交,刀刀见血,敌人被杀的溃不成军,连连求饶。

“你电话响了。”

“管他呢,这大半夜的,就是天王老子的电话也不接!”

“女施主,你是个厚道人,小弟是个粗人,请多多包涵!”

“死人,你是要把人撑死才罢休吗?”唐婉晴闷闷道,“真不知道上辈子是什么变得,跟个牲口一样。”

黄贺笑道:“我要是牲口,你就是母牲口,咱们是榫卯结构,天作之合,牢不可破。”

……

打不通黄贺的电话,陈黄桦只好放弃,继续观看直播男的恐怖直播。

“这间房子邪性的很,从住进来第一天,我就发现自己放置的东西,经常会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就比如我刚刚放在手边的~啊!”

陈黄桦顺着他的右手看去,只见屏幕突然多了一只手!

众所周知,人只有两只手,直播男的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筒手机,所以这多出来的一只手是——

直播男突然从床上跳了起来。

只不过刚跳起来,他的腿就发软,一屁股又坐了下去,正好坐在那只惨白的手上。

其实普通人的心理素质并不强,许多自称胆大的人,在面对突发情况时候,都会吓得双腿发软,这是人过度紧张导致的肌肉痉挛。

很明显,直播男就属于这种情况。

别说跑了,现在他连站起来都费劲。

“这肯定是主播事先准备的道具,太假了!”

“主播快把假手拿出来,故弄玄虚的,一点也不吓人!”许多说不吓人的,纷纷把脚缩进了被窝里面。

其中就包括陈黄桦。

被窝是个神奇的东西,仿佛能隔绝所有的妖魔鬼怪伤害,当然首先排除伽椰子和他的儿子。

这两个属于不遵守游戏规则的选手,搞偷袭,不讲武德。

“进去了!”直播男身体僵住了,双眼暴突,喉咙里发出呵呵呵的响动。

什么进去了?

陈黄桦有些疑惑,刚刚她看到床上有一只惨白的手,只不过被直播男坐在屁股底下,难不成是那只手?

直播间顿时炸裂:“主播会不会上明日的新闻?医院送诊一个男人,屁股里有不明物体。”

“主播这是直播吃手手?”

“窝草,主播房间门打开了!”这时候,屏幕上的一条留言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果然,原本反锁的好好的卧室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缝,而且还在慢慢移开。

外面一片漆黑,恍惚间,黑暗中有一只满是血色的眼睛,正闪闪的发着红光。

时间似乎停止流动,直播男坐在床上,身体僵直,但是细心的网友还是能看出来直播男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那,那是什么东西?”直播男搞了好几次直播了,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陈黄桦瞪大了眼睛,想要看看屏幕里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忽然,屏幕一黑,然后手机中传出了直播男凄厉的惨嚎,是只有痛苦的惨嚎,仿佛正在经历一种无可名状的酷刑。

这种凄惨的嚎叫,让陈黄桦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

“系统提示,因该直播间GHS,被暂停直播。”

陈黄桦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因为她意识到,直播男应该是出事了,虽然他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完成了任务。

但这起码也是一条人命啊!

陈黄桦忽然想起黄贺说过的话:“这间屋子,死掉的那个人绝对不是得病死的,我知道你是凶宅主播,但是有的事情还是要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不要以为年轻就可以横冲直撞,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

陈黄桦又拨打了黄贺的手机,这一次,响了三声,手机就被接通了。

“喂——”

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黄桦一呆,然后看了一眼手机号码,是黄贺的电话,没错啊?

相邻推荐:光阴之外癫狂之月破碎后四合院:我有破碎空间众神王座我体内住着一个恶魔灵魂的名义末世:人类最后的避难所回到古代玩机械牛头回忆录三国之布武江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