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这个锦衣卫明明超强却过分划水 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善恶对错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距离老皇帝的大寿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孔文的效率还是只得称道的,在陆寒江“紧急”给他传达了关于商萝的消息之后,他立刻就行动了起来。

首先是极力劝阻七殿下,本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原则,孔文终于说的七殿下选择放弃,毕竟红颜知己虽然少有,但没了总还能再找,皇位可就一个,失了机会就再没有可能重来了,除非他想重蹈他四哥的覆辙。

其次,孔文这个蔫坏的,使劲地给陆寒江画大饼,告诉他不日就有百位高手从天而降,必叫那锦衣卫有来无回。

陆寒江表示这些都是他玩剩下的,孔文这三流角色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但他面上还是十分激动地表示,一定会把此事告诉太子妃,让她好好配合七殿下行事。

自然了,陆寒江在太子妃那里的游说没有成功,皇甫灵儿到底是不好骗,所以退而求其次,他只好顺便拉七殿下下水了。

莫要以为不掺就可以置身事外了,锦衣卫能够把这多人拖进诏狱里,靠的是找证据吗?当然不能啊。

有迹可循的推测和丧心病狂的构陷才是他们的拿手绝活,七殿下自以为可以独善其身,然而很可惜,他们最大的败笔就是忽略了陆寒江这个人。

或者说,是他所扮演的“乔寸思”这个角色,只要乔小旗出面指证一番,七殿下和孔文谁也讨不了好。

毕竟从一开始,“同为逍遥派弟子”这个大前提就出错了,所以不管孔文怎么谋算,他都必然会掉进陆寒江为他准备的陷阱,差距只是陷阱的深浅而已。

时间接着往前走,七殿下终于下定决心将此事告诉了顾紫荆,本以为会美人会哭诉一番,谁曾想雪罗刹连句再见都懒得和他说。

毕竟顾紫荆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利用七皇子来救出商萝,如今目的既然达不到,那她也没有继续演戏的必要了。

七皇子失魂落魄地走了,顾紫荆则慢慢地着急起来,诏狱和小闲园都不是单枪匹马能闯的,能够选的似乎也只有在途中放手一搏了。

而就在此时,红衣的眼线又“恰到时宜”地送来了一份情报,今夜锦衣卫便要将商萝从城外小闲园转移到诏狱之中。

beqege.cc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手在推着她前进一样,但顾紫荆已然顾不了那许多,既然认定了要救商萝,便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一闯。

那一边,陆寒江的准备也完全了,他此刻正在诏狱之中,面前跪着一位瑟瑟发抖的女子,观其模样打扮,起码也是个销魂角色。

“大,大人,奴婢都已经按照您说的去做了......”这姑娘尽管内心早已经被恐惧填满,但还是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陆寒江,眼中充满了希冀之色。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红衣的底细陆寒江自然差人查了个底朝天,她出自步氏一族,当初家族因牵涉进先太子刺杀案被抄了,按判决结果,她也该同一众族中女子没入教坊司才对。

不过在押送途中出了点岔子,红衣被不明身份的江湖人劫走,因她非是嫡脉,所以朝廷也就是发布了海捕文书了事,毕竟朝廷人力有限,又不是那天怒人怨的罪大恶极之辈,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么个小人物。

而面前这女子也姓步,乃是当初同红衣一并没入教坊司的同族,只可惜她没有红衣的好运,多年来红衣靠着七皇子的帮助,从教坊司捞走了不少姐妹,也许是忘了,也许是还没轮到,反正她还留在这。

交给红衣的情报,就是从这位步姑娘手中流出去的,内容自然是按照陆寒江的意思编写的。

教坊司下的红楼,有几位锦衣卫的大爷来光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步姑娘伺候地卖力些,酒色上头,一两个恩客顺势漏出那么些消息,也是情理之中。

红衣对此没有怀疑。

要让人卖命,光靠威逼是不够的,利诱自然必不可少,对于一个教坊司里的女子来说,没有什么比一张刑部的赦免文书更有吸引力。

陆寒江便是以此轻松说动她来协助,自然了,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当即让边广拿来了一张刑部的文书递给那姑娘。

步姑娘颤抖的手接过赦免文书,眼泪一下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泣不成声地道谢,陆寒江欣然接受。

让人将那女子送走之后,陆寒江对边广问道:“那边,准备地如何了?”

“都已经准备妥当,那尹之邪已经到尾,季百户她们也在暗中策应,万无一失,”说着,边广犹豫了片刻,还是出声问道:“大人,您真打算收此人入锦衣卫?”

“本镇抚说出口的话,自然不会假的。”

陆寒江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若今夜他能够活下来的话。”

用人的法子有千万种,有的可用忠心,有的可用才能,尹之邪和顾紫荆的实力陆寒江都有初步的了解,失了一只右臂的天冥手,九成九不是那雪罗刹的对手。

但世事无绝对,若那尹之邪真的能够以这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做到反败为胜,那么陆寒江也不会吝啬给他一席之地,一切最终还得看他的造化。

边广明白了陆寒江的意思,这便退了下去,在诏狱之外,他看见了眉飞色舞的步姑娘坐上了马车。

“步姑娘。”边广出声叫住她。

“啊......见过大人。”这时候的步姑娘还沉浸在重获自由的情不自禁中,这份喜悦压过了对锦衣卫的恐惧。

“本官有句话送与姑娘,”边广一字一顿地说道:“受不起的恩,不要受。”

步姑娘面露不解,但还是轻轻一福,道:“小女子谨记大人之言。”

边广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目送步姑娘离去了。

世人都说人心险恶,这姑娘也经历过世态炎凉怎就不明白呢,教坊司中的恶人都是坏在了表面,但在这茫茫江湖,人的恶却是藏在了心底。

她如今举族被抄,孤苦伶仃一个女子,又是这般美色,身无长物手无寸铁如何能够自保,最后还不是要投靠那红衣去。

可即便那邀月楼本事再大,又能够护着她几时,且不说雪罗刹一栽,七殿下都随时可能倾覆,红衣尚且不能自保,更遑论她。

况且,她此番就是出卖了同族才换来的自由,这条路只能一直走到黑,难道他还以为陆大人会就此放过她吗,那么多教坊司的姐妹就她一个选择了出卖红衣,那么到时候大人要将邀月楼连根拔起,她只有当马前卒一条路可走了......

相邻推荐:我写个小说,咋就成仙帝了?请别纠缠我了华娱特效大亨静诵黄庭三十载,石猴来拜返回高三东晋之寒门崛起战国余孽穿越诸天大掠夺全宇宙最后一个人类完美人生赢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