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夜的第一章 章节

第98章 赚钱嘛

推荐阅读: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八月三日,晚上。

正在说话的徐正华和管玉兰都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客厅里的电视。

“声音调大点儿。”

“啊?哦!”

袁维依言把音量调大了一截。

“……谢谢。我认为的话……实至名归吧!”

是泰山电视网,这应该是晚间的一档八卦娱乐节目,此时出现在画面中央,在记者和狗仔们的围堵下正在接受采访的,是靳晓青。

当然,这一次,她身边没有那个熟悉的管玉兰陪着了。

她一身利落的黑色收腰小西装套装,裤子那里大腿紧紧箍住,小腿却又呈微喇叭状扩开,配上高跟鞋、艳艳的红唇,一副精致的都市丽人装扮。

很有范儿。

而且姿态上也带着些知识女性独有的微微高冷。

这是这次宣发之前,管玉兰给她请了专业的造型设计,为她精心打造出的整套形象设计——走高知、清丽、优雅的性冷淡风。

这就跟杜雪岚明明私底下是个单纯可爱的傻丫头,但对外的形象却是冷酷冷艳风差不离儿,通过一整套的形象设计、服装搭配、语言风格设计等等,打造出一种市场认可、歌迷也认可的人设而已。

目前看来收效不错。

管玉兰笑着在一边小声说:“她最近表现真的很好,严格遵守了当初给她设计的路线,说话、做事,包括化妆,都一丝不苟的。你真的该表扬她一下。”

徐正华抱着肩膀笑,“是演入戏了吧?”

所以就以为自己就是一位精英女性,清丽而又优雅了。

真是……

也行吧,只要唱片卖得好,我管你私底下是狗还是猫。

赚钱嘛,不丢人。

徐正华正要扭头继续说,电视里却已经又传出靳晓青的声音,“嗯,你说什么?哦,信心啊!没有,我一直都信心十足!”

她神情淡雅中微带骄傲,“我的制作人徐正华,当初看成绩不是太好,就很灰心,他觉得那么好的作品,不该成绩那么差,他甚至觉得《千千阙歌》是他写过的最好的一首歌了,结果当时甚至没上榜……那时候我就告诉他,放心,再多给歌迷朋友们一点时间,他们会发现我们的!”

卧……槽!

你真是出息了呀!

扭头看管玉兰,她果然正一脸尴尬。

抄起手机就拨号,等那边接通了,直接劈头盖脸捶过去,“我当初很灰心是吧?你还安慰我,鼓励我来着?”

“呃……”

靳晓青刚接通电话,正打算撒娇呢,直接被这两句话给捶懵了。

“呜呜呜……”她忽然哭起来,听着不像真哭,“正华,我太感动了,这么多天了,这是你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感动的……”

“闭嘴!我当初很灰心是吧?你还鼓励我来着?”

“呃……”

她知道这一招不管用了,不哭了,怂怂的,怯怯的,“你……看到啦?”

本来应该看不到的。

徐正华不怎么爱看现在这种大屁股电视,而且也没怎么找到过能让他喜欢的电视节目,偶尔会看个一次两次的新闻节目而已,反倒是袁维过来住之后,特别爱看电视,尤其喜欢看这一类的娱乐圈新闻,以前她看的时候,徐正华也一般都是躲到书房去看报纸,结果这次怎么就那么巧,正好就看见了。

“看来还是得让管姐回去盯着呀,她这一回来,你就撒开链子了是吗?”

“呜呜呜……我没有啊正华,我就是……都是那帮记者,那帮狗仔,他们引诱我乱说话……我也是被他们给逼急了,也没词儿了,才那么瞎说的……你别生气,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徐正华张了张嘴,正要痛批,管玉兰忽然伸手过来,抢了手机,冲徐正华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拿着手机往一边躲,“我跟她说,我说她……”

又冲手机吼,“你编也别编这个呀!你挤兑他干嘛!”

袁维多坏呀,她把电视静音了。

于是正好,靳晓青的话,就从话筒里漏出来了,“又不是我自己这么干!安小菁也经常拿他开玩笑啊!杜雪岚不也经常提他吗?我凭什么不能说!老管你都回去了,就不能帮我盯着点儿,你怎么就让他看见了!”

“你……”

电视一静音,管玉兰反倒有点束手束脚,“安小菁也只是说跟他是同学,是好朋友,经常一起吃饭……”

“才不是!最近不是不少报纸电台传他俩的绯闻吗?安小菁辟谣的时候说了,她说不可能跟徐正华谈恋爱,还说徐正华这个人虽然很有才华,但是脾气古怪,就是……很多天才都有的那些怪脾气之类的……”

徐正华听得愣愣的。

安小菁……这么说过?

管玉兰捂住额头,还要再说话,徐正华已经伸出手,“拿来,给我!”

这个没办法,管玉兰只好赶紧垫上一句,“正华要跟你说话……”,然后就把手机递回来,徐正华认真地说:“你没有下首歌了。”

电话那头,靳晓青愣了两三秒钟。

就在徐正华挂断电话之前,她在那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

气死了气死了。

然而其实内心波澜已过。

只要能多卖唱片,随便你们说。

又不是什么真正的负面形象,也应该不至于影响到接下来我出道。

那就行了。

但是这个靳晓青……必须得再吓唬一下。

等她把电话再打到管玉兰那里,果然能听出来,这回应该是真的哭了,管玉兰好说歹说地劝啊哄啊,说她会好好哄哄徐正华什么的,等他过了气头儿,应该还是能商量的,还有什么越是把《千千阙歌》卖的更好,徐正华就越是不会那么绝情之类的,足足十几分钟,才总算说服她把电话挂了。

管玉兰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回是真出汗了。

神情尴尬,“晓青这个人,就是……好逞能,有点成就了,就老是想显摆显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其实她胆子小的很。”

徐正华鼻孔出气哼了一声,敲敲桌子,“看好她!”

“嗳嗳!我一定看好她!你放心。”

重新坐下之后,这事儿暂时就算翻篇,她脸上很快就又兴奋起来,又把刚才放下的小本子拿起来,握着笔,“我还需要注意什么,你接着说。”

徐正华想了想,“也没什么了,就是刚才我说的那几点,要价的时候态度要硬,特别强硬那种!但该松口就松口,细节处不要过多纠缠。现在何建良还没回过神来,但这件事应该很快就会引起西坡唱片的注意的,所以,本周内一定要完成这次谈判,快刀斩乱麻!”

管玉兰激动地恨不得拍胸脯,“你放心,我一定做好!”

但顿了一下,她又忍不住提出一个疑惑,“为什么不想引起西坡唱片的注意呢?把消息散出去,让他们也加入进来,两家抢你,不是更容易要价吗?”

“呵!”徐正华笑了笑,“因为西坡唱片一旦入局,刘君羡很快就会明白,其实西坡唱片之前并没有入局!”

“呃……哦……”

管她真懂了还是假懂了,只要按自己说的办事儿就行了,“行了,你去吧,晚上好好寻思寻思,多找几处细节,明天开始,认真的跟他们打两天嘴巴官司!”

接下来管玉兰负责谈的这一轮,是很多具体的执行方案,这个非唱片行业资深人士没法谈,管玉兰就应该是可以的。

可即便如此,等她谈完这一轮,接下来还会由自己带队,把大师姐也叫上,律师也叫上,再来最后一轮。

到那一轮,才是真正形成最终合同的时候。

…………

“正华你好,很高兴你选择了我们郑江会计师事务所!”

帝都,某写字楼内,徐正华伸出手,跟对面的高大男子握了握手,“所以,要给谢淑仪涨工资了吗?”

“哈哈哈哈!”

郑锦阳哈哈大笑,“当然,马上涨!”

今天是8月4日,周三,谢淑仪正式入职郑江会计师事务所的第三天。

现在她要涨工资了。

自带客户,而且还是优质客户、增长型客户的员工,当然是好员工。

就在昨天,谢淑仪和蒋小米两个人跑了大半天,就把徐正华的事情给办妥了。

正华音乐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注册成立。

而今天,徐正华就跑过来签约,正式把自己接下来两年内的个人财务审计、报税等相关工作,签个合同,委托给了郑江会计师事务所。

当然,合同是签给谢淑仪的。

她能拿一份奖励提成。

但是没想到,这家会计师事务所的两位老板之一,郑锦阳听说之后,居然很感兴趣,特意跑过来,要见一见徐正华,于是本来没有什么仪式的,因为他这一来,也被迫弄出了一点仪式感。

个人账目牵涉到报税问题,而报税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没有人不害怕税务局,偏偏歌星影星这些人,每年的收入和开支账目,往往数额庞大而又无比混乱——他们超能赚钱,也超喜欢乱花钱。

所以,经纪人,他们敢瞎找,动不动就有人会选择让自己的亲戚来干,但会计师却不敢随便凑合,普遍都很信赖大的事务所。

而对于会计师事务所来说,他们也正好绝对是优质客户。

当然是一拍即合的好事。

按说徐正华现在肯定不算什么大客户,至少是还不至于让郑锦阳这种大老板亲自出马来签约的程度,但他们这家事务所代理了不少娱乐圈的业务,所以正好他就知道,徐正华是个业内著名的创作人。

创作人未必自己能赚多少钱,但他大概率会认识一批能赚钱的朋友。

抓住这块砖,是希望能带出来更多的玉。

如此而已。

合约签完,大家喝杯酒庆祝一下,他就客气地告辞而去。

徐正华坐在大师姐的工位上,自在地来回转圈,“姐,这回能给你分配一间办公室了不?”

《剑来》

他坐着,谢淑仪就只好站着。她闻言笑笑,“想得美!我才刚入职,你这份提成我是能拿到了,但能不能有独立办公室,可就要看你今年能挣多少钱了!”

“哈,放心,少不了的!”

他手里已经捏着一家唱片厂牌了,尽管是刚注册成立的,但徐正华有绝对的信心,它今年就会走上正轨——公司当然也需要签个会计师事务所。

当然,目前它还完全是一家皮包公司。

但很快就不是了。

唱片业本就是轻资产运营的,别看那些大唱片公司,动辄买自己的大楼,斥重金打造自己的录音室之类的,但其实,跟他们手里握着的版权库的价值相比,那些所谓的重资产根本就不值一提。

事情忙活完了,谢淑仪开始赶人,“赶紧走!你老坐我工位上,让我怎么干活儿?我得开始给你忙活了呀大老板!走人走人!”

徐正华只好无奈起身。

想约中午饭她都没答应,说是已经拖了两天了,今天必须得跟新同事们一起聚一下,都已经跟蒋小米约好了。

只好撤了。

结果等电梯的工夫,却忽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徐正华犹豫了一下,接通了,那边传来一个有些印象的声音,“你好啊,正华!还记得我吗?刘锴!我是辉耀经纪公司的经纪人。”

“哦……你好!找我有事?”

“哈哈,正华,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我们有桩生意,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呵,但我貌似没什么生意需要跟你谈,“哦?说说看?”

这就是不愿意过去“坐下来谈一谈”的意思了。

“我知道你手里有一首已经写好的作品,是准备拿给一位男歌手唱的,对吗?说来巧得很,我这边正好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原来如此,“哦,那恐怕不必了,人选我已经找好了。”

虽然还没找好,但也大差不离,是肯定会从西坡唱片旗下选一位歌手的——是的,前脚支起西坡唱片的大旗,把刘君羡引诱过来,后脚就要再送他们一首歌,尽可能的帮他们捧红一位男歌手。

只不过事情进度太快,此时此刻再捧,为的已经不是证明自己了。

有了自己的独立厂牌,又有了稳定的发行商,自己捧自己,来证明自己同样可以捧红男歌手,岂不是更好?

单纯只是送个大礼包,保持下暧昧的联络而已。

当然,同时也得索取一点什么,不可能真就那么完全的是送礼。

比如说……安小菁首专剩下几首歌的版权,是不是能聊一聊?

“还没签约,就是还没彻底定下,不是吗?”

刘锴并不打算放弃的样子,“正华,相信我,我的这位艺人,一定会让你更满意的!因为只要你同意把作品给他唱,他愿意先给你一笔钱!”

“哦?”

还有这好事儿?

“你的意思是……你们想直接买断?”

买断的话,可就不是什么好事儿了,有细水长流的版税可拿,何必直接卖掉呢,自己现在又并不怎么缺钱了。

“不,不是买断,该你的依然是你的!我的意思是,他愿意花钱,买下你这首作品的演唱权!只是‘演唱权’!”

徐正华稍稍反应了一下,“谁?”

如果是面对安小菁的爸妈那个水准的客户,是肯定要玩朦胧入局法的,所以哪怕到了现在,安爸爸安妈妈都仍然不知道当初想要挖走安小菁的唱片公司,到底是哪一家。但是现在,刘锴面对的是徐正华。

“赵去病!”他自信十足地轻笑一声,“怎么样正华?由他来唱你这首作品,是不是正合适?”

徐正华想了下才忽然想起来,有些惊讶,“他不是……演员吗?”

“是啊,是演员啊!而且是新生代演员里现在最火的几个人之一,但他不仅仅只是个好演员,同时还很喜欢唱歌,也想做一个好歌手啊!你看,你们两大帅哥联手,不是正好?一段佳话呀这是!”

懂了。

传说中的演而优则唱,想玩三栖。

理解倒是很理解。

很多歌手都有一个演员梦,很多演员也都有一个歌手梦。

所以一旦在某个行业取得突破,红了,成名了,可以作妖了,很多人就都会蠢蠢欲动地想要尝试去跨个界。

但老实讲,成功的不多。

而且也几乎完全不符合徐正华拿一首男生歌送出去的初衷。

只是也不必全然拒绝就是了,赚钱嘛,不寒碜。

咱又不是真的只有那一首。

只要有人愿意出钱,且把钱给够数,那就一切好商量,“这样啊!那你去跟我经纪人谈一下吧,你们两位经纪人先聊,回头我认真考虑一下,要是真有合作的可能,咱们再找个时间约到一块儿聊聊。”

保留一下合作的可能。

虽然跨界这个事儿……

拿自己的爱好跟人家的职业比,想想都知道,没有可比性。

但也不得不承认的就是,真正正处在大红大紫状态中的大明星,忽然跨界玩点别的,短时间内的那个流量,是真的很爆炸。

而那个赵去病,就正好是最近两三年里,国内最当红的小生演员之一了,据说也的确酷爱唱歌。

当然,短时间内,是肯定顾不上了。

先把自己的厂牌立起来要紧。

***

第六更!

今天两万两千字了!

各位,求个订阅,求张月票!

作者其他书: 这个大佬不要惹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完美人生 我真不是神仙
相邻推荐:木叶:从得到模拟器开始精灵,可我是个培育家啊总裁逃妻:新娘不是我我真的不想这么渣!在古代做皇帝三国:天降猛男刘玄德三国之天骄纵横弄潮1990从厂长开始重生的全能人生志异道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