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本王姓王 章节

第242章 分别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武道战神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十月初十,小雨,云隐寺闭门谢客一天,寺中大小僧人一大清早就齐聚在大雄宝殿。

在响过一百零八次钟声后,法号戒痴的老方丈亲自操刀,要为寺中再添两颗光头。

老主持年愈九十,却仍是耳聪目明,虽然站立有些费劲,但下手极稳,没有丝毫抖动。

朴问很快便剃度完毕,照了照镜子后,摸着光头一个劲傻乐。

轮到月饼时,老主持仅是象征性地剃下一缕秀发,就停下了动作。

“这……完事了?”朴问满脸惊讶。

老主持点点头,“心意到了就行了。”

“那我这怎么算?”朴问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算你倒霉,哈哈哈……”

即便气氛庄重,王柄权仍旧笑出了声。

“要不师兄你和我一起?”

朴问心有不甘,非要拖一个人下水。

只是他这话刚说出口,就发现对方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

“我有一个这么好看的老婆,为毛要和你这个光棍一起出家?”

“……”朴问欲哭无泪。

此时出家仪式仍未完成,只见老方丈取出一串乌黑发亮的佛珠,亲手戴在了小姑娘脖子上。

“这时老衲的师父,也就是上任活佛留下的。”老方丈徐徐开口。

小姑娘闻言面露肃穆,将右手轻轻放在佛珠之上。

就在这时,罗汉殿的降龙尊者像突然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金光几乎覆盖了整座寺庙。

紧接着,天边响起袅袅梵音,乌云瞬间退却,露出霞光万丈。

众人呆愣看向天际,却见一只造型古怪的飞禽身披霞光,由西而来,盘旋天际,发出似鹤又似鹰的啼叫。

灵鹫西来,正应了罗汉殿牌匾之上的谶语。

寺中大小僧众齐刷刷双手合十,跪倒在地,老方丈眼中流露出无比激动。

这一日,中原再填一位活佛。

……

云隐寺往西北三百里,一个身着锦斓袈裟的小和尚,原本正低头向西而行,此刻也被灵鹫的啼叫声吸引,抬起头来,静静望着这异像。

……

云隐寺再出一位活佛的消息很快便传得沸沸扬扬,本就香火鼎盛的云隐寺如今更热闹了,已经达到了近乎摩肩接踵的地步。

好看的言情小说

王柄权挤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挤到大雄宝殿,所幸来此参拜的都是虔诚信徒,并未出现之前那般被人捏屁股揩油的情况。

看守后院的和尚一眼便认出这位年轻人,没有询问就直接放行了。

许是一路走来受了不少熏陶,王柄权难得朝对方施了个佛礼,对方见状还以一礼。

经过几天的诵经礼佛,月饼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不但再没出现过昏迷的情况,而且就连胳膊上的莲花也有重新恢复鲜红的征兆。

王柄权原本不是什么信佛之人,对于佛陀转世一说,更是心中存疑,但自从几日前看到漫天霞光后,便改变了想法。

普天之下无奇不有,说不定西天之上还真有一座雷音寺。

……

熟门熟路来到一座禅房外,王柄权轻轻敲响房门,一个年轻和尚打开了禅房门,面露疑惑。

王柄权先是探头探脑往禅房里看了一眼,然后询问到:“月饼活佛可在?”

年轻和尚面露无奈,“师兄,你想进来就光明正大进来就行了,不必跟做贼一样。”

开门者正是朴问。

“那哪成,月饼活佛身份高贵,我这一介凡夫俗子,怎能还像当初那样,把她当成寻常的小丫头。

现在想想之前自己的言行,实在惶恐难安,生怕哪天一道天雷劈下,将我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当场劈死。”

王柄权满脸正色,极其诚恳。

“哼,存心损我是吧?”

不知何时,小丫头出现在了朴问身后,蹙眉看向门外的王柄权。

“呀,月饼活佛。”

王柄权故作惊讶,表情极其浮夸。

“都说了我有法号……算了,有屁快放。”

小姑娘明显有些不耐烦。

王柄权闻言挠挠头,正色道:

“额……你们也知道,这次离京已有大半月了,京城那边始终心里有些放不下。

再者我也想顺道去五哥那里一趟,中途应该也要耽误些时日。

所以今天是来和你们道别的。”

说到此处,王柄权内心也难免泛起不舍,大家一路走来,打打闹闹,虽说没少拌嘴,但同样也共患难过,要说没感情就纯属有些自欺欺人了。

对面二人显然也是如此,在听闻对方要离开的消息后,眼神也不免黯淡些许,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良久后,朴问终于开口:

“师兄,一路保重,我就不送了。”

小姑娘犹豫片刻后,也开口道:

“这一路,谢谢你了。”

“嗯,哪天等你修出一朵金莲,记得来京城玩。”王柄权脸上带笑意。

他自知说多了只会更加不舍,所他说完就洒然转身离去。

待其身影即将消失在二人视野中时,朴问这才轻声开口:

“有没有觉得,师兄挺帅的。”

小姑娘微微点头,“也许这就是侠士吧。”

已经走远的王柄权好巧不巧,刚好被一块凸起的地砖绊了下,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后这才迅速起身,掸去身上尘土,继续作潇洒状。

……

乞罗镇外,王柄权严荣荣一人一马,对着一辆马车挥手告别。

车上坐的是姜修业祖孙俩,阿茶负责驱车。

因为王柄权还要去曲先卫探望一下驻守在那的王柄儒,所以就让阿茶先把两个书生送回京城。

边塞危机重重,搞不好就会蹿出一些散兵游勇,姜老儒生祖孙俩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一不小心就成了拖累,严重点搞不好还会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还是先回京城稳妥些。

送走三人后,夫妻二人翻身上马。

王柄权回头看向乞罗,落日的余晖中,眼前的小镇被镀上一层金色。

“哎……真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王柄权感叹着。

“应该会很快吧。”严荣荣附和道。

“不过也好,没了这些电灯泡,咱夫妻二人总算能正儿八经地来一趟旅行了。”

王柄权说完,回过头看向身旁女子,胸中烦闷随之一扫而空,随后便轻夹马腹,向北而行。

严荣荣嘴角上扬,紧紧跟上,轻声询问到:

“相公,我有一事一直不解。”

“说。”

“何为电灯泡?”

“额……那是一种在夜晚也可以照明的东西,你可以把它理解成灯笼。”

“哦,原来如此,这比喻还真是形象呢。”

夕阳逐渐下沉,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

自乞罗至曲先卫,有两天的路程,中间要经过一大片戈壁滩。

戈壁滩内少有植株,就更别提能吃的东西了。

所幸王柄权二人早有准备,提前储备了干粮和清水,倒也无需忍饥挨饿。

二人走了一天,一路上除了石头就是黄沙,属实没什么值得欣赏的景色,中途唯一称得上有趣的,恐怕就是晌午遇到的那伙响马了吧。

一大片开阔地上,两个刀客,各自使着蹩脚的刀法,在那掰命,周围有四五个看客,都是腰间悬刀,身上带疤,一看就是常年将脑袋捆在裤腰带上的角色。

王柄权本来只想看个热闹,不成想倒惹上了麻烦。

围观五人中,出了个不开眼的家伙,大概是把王柄权二人当成了不谙世事的公子小姐,在和身边同伴窃窃私语一番后,便朝二人走来。

“小哥,借点银子花花。”

一名矮小干瘦的家伙率先开口,对方嘴上说着借银子,眼神却是一个劲往严荣荣身上瞅。

要知道在这片戈壁滩上,姑娘可比金子还要稀罕,尤其是如眼下严荣荣这般水嫩的姑娘,更是几个月都未必能瞧见一个。

先前就有一位公子哥,许是武侠故事听多了,挎着把精美宝剑就敢带着美眷出行。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丝毫没意识到早已被人盯上,到了当天晚上,一队响马包围了他们,那公子哥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绳子套住了脖子,然后拖行十余里活活给拖死了。

至于那衣袂飘飘的女子,自然是生不如死,被十余名响马轮流享用,最后不堪受辱,撞石而死。

这事在整个戈壁滩传开,令其余没参与其中的响马羡慕不已,今儿个正好遇到王柄权二人,让这几个除了好事什么事都干的响马不由心头一动,尤其是为首的干瘦男子,在看到一袭红衣的严荣荣后,更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马上将对方就地正法。

……

“滚!”

面对这群苍蝇,王柄权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他娘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把这小子手脚都剁下来!”干瘦男子发话道。

他身形虽然矮小,却是帮内一名小头目,因为擅于攻人下三路,且下手狠辣,所以被冠以“滚地龙”的称号。

不管此人再如何精通于下三路,和眼前的严大小姐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些。

只见严荣荣满脸含笑,翻身下马,缓步来到“滚地龙”面前,在对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瞬间踢出一脚,直中要害。

严荣荣出脚之刁钻,连全盛时期的王柄权都得掂量掂量,就更别提眼下一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匪寇了。

素有“滚地龙”之称的男子受此重击,立时疼得跪倒在地打起滚来,成了名副其实的滚地龙。

……

“他娘的,都给我上!”

男子疼痛之余,恶狠狠地吐出这几个字,其余几人闻言相互对视一眼,拔出腰间武器朝严荣荣冲去。

王柄权本想出手,却见自家媳妇做了手势,紧接着便是三拳两脚,将几人尽数打倒在地。

啪,啪,啪……

“娘子好身手。”

王柄权叫起好来,他还真高看了这几个土匪。

严荣荣捡起一把掉落在地上的武器,走到那名干瘦男子面前,蹲下身说到:

“刚才你拿下流的眼神看本姑娘,本姑娘便捅瞎你的眼,若是以后再犯,本姑娘就将你那活切了去,让你一辈子下流不起来。”

严荣荣说罢,手起刀落,精准划过对方的双目。

干瘦男子“嗷”地惨叫一声捂住了双目,鲜血立时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严荣荣面无表情扫视一圈躺在地上的其余人,重新翻身上马。

王柄权满脸含笑,由衷道:

“娘子真是菩萨心肠。”

“那是。”

……

远处原本在比试的两名刀客此时也停了手,一脸尴尬地看着这边。

原来他们掰命是假,想通过比试加入这支响马才是真,可眼瞅着五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姑娘给揍趴了,便没了比下去的心思。

二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率先开口:

“一会去哪吃?”

“徐二娘的包子铺吧。”

“走,我请客。”

……

当王柄权二人走出五十里后,严荣荣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那种废物也配出来打家劫舍,老娘出来混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呢。”

王柄权面带笑意,“娘子不愧是朝廷任命的百户,打几个蟊贼就跟玩一样。”

“哼,若是本姑娘长枪在手,莫说五个蟊贼,就是五十个也不在话下。”

王柄权听到此处似有所感,话锋一转道:

“娘子的话,倒是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

“什么道理?”严荣荣侧过头。

“江湖人一向喜欢给自己的兵器起些名头,什么百兵之君,百兵之帅,百兵之王……名头恨不得越大越好。

可说到底,刀也好,剑也好,无非都是杀人的凶器,谈何贵贱之分?

数千年前的大秦,集天下兵器筑铜人十二,可最后还不是被手持棍棒的起义军造了反?

江湖人向来重名,手握一把破铜烂铁都恨不得起个响亮的名字。

就好比之前那位叶老头,一把破剑也好意思起出个‘黛眉’,说实话,我都替他臊得慌。”

王柄权一口气吐出心中所想,严荣荣听完眉目含笑,揶揄道:

“你怎得也学起文人士子的无病呻吟了?”

王柄权叹了口气,无奈道:

“只是随口说说罢了,若是被那位以剑为名的前辈听去,保不齐就要破了十年之约,不顾脸面地前来斩杀我这个后辈了。

对了娘子,既然你那么喜欢用枪,天底下可有什么名枪是你想要的?”

严荣荣略有所思道:

“倒还真有一把,錾金枪,据说是天下十大名枪之首,在北突的一位将军手中。

以前陪二哥上阵时曾远远看了一眼,威风得紧。”

“难道比相公我身上这杆还要威风?”王柄权坏笑道。

“你也有?”

严荣荣先是一愣,但随即便明白过来,只见她俏脸通红道:

“王柄权!”

“哎呀,前面好像有一座客栈,我去前方探探路。”

王柄权说着,便一巴掌拍在身下白马屁股上,扬长而去。

……

相邻推荐:我在异世无限氪金大秦嫡公子大秦:我的辉煌从商鞅变法开始全民诸侯时代我的美女姐姐从驿卒开始当皇帝全民异界:开局神魔兵营诅咒骷髅诅咒之子[综漫]厄运诅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