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贫道应个劫 章节

一五九章 潜渊缩地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泛次元聊天群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绝顶保镖 至尊仙道

阵中,赵天君摇晃五色幡,“轰隆”一声,漫空飞舞的雷霆,遍地摇曳的火光,一起朝惧留孙涌来。

数十丈高的庆云上垂落丝丝缕缕的清气,如水波烟岚,雾雾蒙蒙遮蔽惧留孙身形。

“轰隆……刺啦!”任那雷火绞动,漫天霹雳火光如雨打芭蕉板落下。

打的庆云清光一阵摇曳,却始终巍然不动,依旧牢牢护住惧留孙身形。

“赵道友,汝技穷尔,束手还能活命!”

赵江恍若未闻,依旧将五色幡如先前运用,纵雷火裹住惧留孙。

惧留孙见此,冷笑一声,念动间庆云中游荡的一丝金光飞出。

金光一出,穿云渡雾,雷火霹雳都瞬间被“刺啦”划开,如同开天辟地一般,分开清浊。

“好妖术!”赵天君正在台上施法,面前金光迸射,惊呼一声,正待躲避。

然而那金光迅疾如电,还来不及掐遁决,手臂四肢已被拇指粗的金绳勒的严严实实。

手中五色幡也“啪嗒”掉在坛上,惧留孙掌掐个决,一丝雷光闪过,把五色幡打成粉末焦炭。

五色幡一毁,阵中雷,火瞬间消散,又重新化成雾蒙蒙一片先天清气。

“此非妖术,乃贫道捆仙绳……”惧留孙收了法相,提着宝剑。

看着捆仙绳缚的如同粽子般,还依旧挣扎的赵天君,惧留孙犯了难。

“休得猖狂,贫道棋差一招,愿赌服输,要杀要剐,尽管来!”赵天君被勒的脖子通红道。

惧留孙提着宝剑,面露迟疑之色。

阵外。

阐截两方仙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地烈阵,虽有朦胧先天清气遮掩,纵然真仙亦无法看得真切。

不过阵中那雷火声响如天塌地陷,庆云金光冲霄而起,就是凡人也能察觉。

“阵中雷鸣声已停,那惧留孙依旧未出来,八成是绝在赵师的地烈阵中了!”闻仲的大将陶荣道。

除了众天君默然不语,张甲、辛环等将俱都面露喜色。

闻仲也有些期待,若能斩了惧留孙,三山五岳必将震动。

不仅赵天君扬名立万,届时天下豪杰之士亦会纷纷来投,朝廷振兴不远,覆灭西贼(西岐)亦指日可待。

至于阵斩十二仙首,阐教会怎么样,闻仲倒没有多想。

反正十二仙首、燃灯、二三代门人都在此,可谓是阐教最豪华阵容了,这都拿不下自己等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总不至于阐截两家小辈斗法,惹来教主亲自下场吧!

想到这儿,闻仲把额上神眼一睁,迸出三尺精光肉眼可见,望阵中打量。

…………

相比截教众人面露喜色,阐教这边,十二仙首大都面无表情。

同门修行千年,十二仙对惧留孙的本领有着强烈自信。

纵然面对修行以万年计的异教真传,凭借惧留孙高深的元神、道行,以及两门神通和捆仙绳,打不过,逃跑还是轻松的。

更别说赵江才修行百十年,还算不上截教真传,本身也无甚道术手段,全凭地烈阵厉害而已。

倒是一众三代弟子,皆疑惑不已。

哪吒、黄天化等辈都面色紧张的盯着地烈阵,想着惧留孙师伯不会翻车吧……

刘樵也有些不解,按理说,不管这俩人谁胜谁负,想来输的那个都该上榜呀!

可是封神榜中的身神并未传来感应,这说明没人上榜。

转头看十二仙面色平静,刘樵心下恍然。

如果没记错的话,以前看的电视剧里,惧留孙有五根捆仙绳,常用此宝捉拿仙人。

beqege.cc

想来赵天君应该是遭惧留孙用捆仙绳拿住了。

只是为何不见二人出阵?

莫非……在里面搞什么隐秘的py交易!

这太邪恶了!刘樵脊背发麻的止住邪恶吐槽。

正在这时,闻太师收了额上神眼,大怒道:“泼道安敢折辱吾道兄!”

言罢,不顾两教众仙疑惑,提金鞭纵墨麒麟就往地烈阵赶去,口里还哇哇大叫。

地烈阵中,一条黄光飞起,惧留孙驾土遁而出,衣冠整束,浑身无半点伤损。

阐教众仙俱都大喜,惧留孙没事,那赵天君就肯定有事了。

果然!随着黄光之后,还有阴风阵阵,里面十余黄巾力士,驾阴风卷着木乃伊似的赵天君飞出。

赵天君面色通红,被捆仙绳死死缚住,羞愧不已,干脆闭目装死。

惧留孙在阵中犹豫许久,终究没直接送赵天君上榜。

“惧留孙莫走!我来了!”闻太师大叫道,纵墨麒麟使五行大遁,顷刻赶上。

眼看闻仲化道虹光,迫近黄巾力士,就要把赵天君抢下来,惧留孙急回过身,望戌方轻吹口气。

须臾间尘沙荡荡,飞沙走石,一盏黄光自戌地而起。

那黄光数丈高下,后发先至,把赵天君兜头裹住,朝地上一钻,连光带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地行术?”闻太师既惊且怒,干脆又提金鞭去打惧留孙。

那黄光裹赵天君钻入地下后,须臾之间从阐教众仙面前冒起。

光芒散去,赵天君身缠捆仙绳,闭目趟在玉虚众人面前,姜尚大喜,连忙招呼几个军士摁住赵天君。

刘樵在远处看见赵天君凭空从地上钻到阵前,又听闻太师惊呼“地行术”心下恍然。

地行术是惧留孙一脉的秘术,刘樵前世今生都有所耳闻,今天才亲眼所见。

前世看洪荒小说,许多设定都说土行孙遁地这个法门是五行道术中的土遁。

其实这个说法既对、也不对,地行术与五行道术是有点关联,未脱五行之内,但其实是两样东西。

据刘樵所知,五行道术纵然大成,练出神通,虽能演化其余五行之类的小术,却也不能遁地。

至少,五遁神通练就的闻太师,就没这个遁地的本事。

真要论遁地,唯有地行术才能达到,穿梭于地脉之中,隐遁无形,极为玄妙。

不过修行地行术这类异术,需得特殊的人才行,刘樵原本以为惧留孙并没练出这个本事。

如同玉鼎真人知道九转元功,自己却没法练,只能传与杨戬一般。

不过从今天来看,这个地行术惧留孙不仅会,而且已练到极为高深的地步了。

不然,也无法凭空把他人遁走,这可比把自己遁走的难度高多了。

刘樵看得艳羡不已,暗道:“据说这十二洞真传,每一门道术、秘术,皆可练成神通,不知惧留孙师伯,练成潜渊缩地也未!”

地行术非比寻常,事实上十二仙的秘术,都不是一般散人自悟的异术可比。

如杨戬的九转元功,地行术练至大成,也可得一门神通【潜渊缩地】。

潜渊,既能入地万丈,穿梭于地脉之中,这可比坐地铁牛多了,乾坤万里念动既至。

缩地,不仅包含搬山、移山的能力,且跃山川河谷如履平地,一歩就是千里、万里。

刘樵心下思虑万千念头,外界只是眨眼之间。

闻太师骑在墨麒麟背上,声若雷霆,直赶惧留孙。

这厢里早有玉鼎真人化阵风烟,也到惧留孙身后,横一剑抵开闻仲。

玉鼎真人道:“闻兄不必这般,十阵才破两阵,还有八阵未见明白,况且既然是赌斗,生死自然由命!”

闻太师哑口无言,之前两方互下战书,已经说得明白,阐教需闯十绝,生死全看本事,公平赌斗。

若不然,阐教众仙大可绕过十绝阵,毕竟十绝虽然威力无穷,绵延数十里,但阵法终究只是死物,不能挪动。

甚至可以不入阵,完全乱打,或是把十天君诱出来,阐教众仙齐上,直接把众天君围杀。

阐教答应硬闯十绝,两方都有条件,愿赌服输,不可纠缠,输的一方束手就擒,任人处置。

但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赵天君如猪狗一般被阐教擒在两军阵前,闻仲着实于心难忍。

所以闻言虽未反驳,却也不曾回转,只好看向余下八天君。

然而出乎闻仲所料,往日金兰气重,义气为先的众天君皆战在阵前无动于衷。

众天君皆闭目不语,董天君朝闻仲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闻太师模不准众天君什么心思,这时董天君沉思片刻,跨鹿出阵。

“玉虚众道友,何人来会贫道风吼阵?”董天君大喝道。

燃灯遥观风吼阵,掐算片刻,笑道:“截教诸位道友,今日破二阵天色已暮,况且我玉虚选定的入阵之人身上着伤……”

“燃灯道兄此话何意,是战是降明说!”闻仲沉声道。

在场两教皆仙家练气之士,说什么夜里看不见,不方便夜战,全是托词罢了。

“哈哈……降是不能降,不过可先罢战几日,容我等将士休息,来日再战,如何?”燃灯笑咪咪道。

闻仲看向董天君几人,见他们都颔首,便道:“那好,但不知几日来破?”

“我玉虚选定入阵之高人,身上着伤,得修养几日,待他伤好就来破阵。”

燃灯说罢,又补充道:“长则六七天,短则二三日,既来破阵!”

闻太师抱了抱拳,也顾不上赵江,直接返回阵中,领三军回营。

至于赵天君,闻太师心如刀绞,毕竟是自己请来相助的,如今失手被阐教擒住。

奈何余下八天君皆不露声色,闻仲也没有其他办法,换也换不回,抢也抢不过。

只能先回营与众天君商议,看看他们什么打算,如何救出赵天君了。

阐教这边,也是得胜退兵,众仙今日虽折了邓华、韩毒龙,但也连破两阵,且活捉一位,可谓稍占上风。

所以三军欢心鼓舞,士气高昂,敲敲打打退回城中。

众人皆喜,刘樵却双目无神,一脸摆烂的躺在担架上,被武吉抬回营中。

玉虚选定闯阵之人带着伤,不能上阵,所以罢兵数日,刘樵自然也听见了。

不用多想,也能猜得到阐教选定入风吼阵之人,说得是谁了。

相邻推荐:霸武大主宰异界游穿成秦始皇他妈后,我靠强国系统带飞大秦战锤审判官异星遗迹猎人大宋军神铁血始皇帝铁血小千户明末之铁血辽东四合院:我林飞,真的是个好人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