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 射雕之风起梅落 章节

56、且言微醉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绝顶保镖

梅超风正被杨康逼供着, 前日里见过的小乞丐忽然跑到她身边, 朝她勾勾食指。

“我?”梅超风疑惑道。

“嗯,你把头低一下。”小乞丐左右顾盼小声道。

微微弯腰,梅超风附耳过去:“这么小心, 有急事吗?”

小乞丐踮起脚尖,一手挡住自己的脸, 以两人可闻的声音说道:“姑奶奶,你和平王殿下是不是很熟?”

梅超风见小乞丐眼转乱转的样子, 不由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只见小乞丐立正身子, 胸脯一挺,下巴一昂,张嘴道:“我想要跟随平王殿下一起保卫临安、保卫大宋!”

说完, 小乞丐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太大, 眼珠一转又将身子缩了回去。

恰此时,赵f和赵念一道走了过来, 刚好听到小乞丐的豪言壮语, 往小乞丐的方向望上一眼,赵f赞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抱负,不愧是我大宋子民。”

小乞丐望着赵f的方向,双目大张,鼻息渐浓, 手脚完全不听使唤,激动道:“平王殿下,平王殿下和我说话了……”激动半天后, 小乞丐一把往前扑去,抱住赵f的大腿嚎道:“平王殿下,小乞丐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跟随在你的身侧,一起保家卫国!”

赵f刚想勉励小乞丐两句,又听到小乞丐说道:“虽然我经常和别人打趣平王殿下和韩娘的故事,经常议论平王殿下的穿衣风格与众不同……但是小乞丐是真的崇拜平王殿下,想和殿下学本事,请殿下将我收进王府里吧!”

“……王府的侍卫满了。”赵f咬牙,但仍旧展颜道:“你若是真有此抱负,可以去东郊兵营应征入伍,先从一名普通的守城士兵做起,只是大宋有律,男子须得十三方可服役。你的年纪似乎不够……”

闻言,小乞丐立刻松开抱着赵f大腿的手,站起身拍拍胸脯道:“我今年已经十四了!”

赵f看着这么个小豆丁,眼神中明显不信。

赵念倒是觉得有趣,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腰牌递给小乞丐,“你拿着这个,明天去王府找林管家,他会给你安排合适的工作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接过腰牌,眼神晶亮欣喜,咧开嘴笑道:“回禀郡主,我叫韩林。”

赵f有些头疼的将赵念拉回身侧,这个妹妹又开始搞怪了。王府用人自有其严格的规章制度,她倒好,直接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乞丐大咧咧进王府。

暗自在赵念脑袋瓜儿上敲一记,赵f看向小乞丐道:“韩林,你武艺不成,还是先去兵营锻炼几年才好。”

小乞丐也就是韩林,闻言眼神立刻黯淡下来,赵f这番话的意思无非是告诉他他没有可能进入王府,多年愿望就此落空,这让他怎能不灰心?

但心还没灰透立刻就亮了起来——

只见白皙修长的手指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递过来一枚镂有古朴花纹的令牌,抬起头,韩林注视赵f清浅的笑容,耳中听着对方声音坚定的鼓励话语——

“我相信,五年之后你必是国之栋梁。”

宽袍长袖的白衣随风而动,举手投足间,风姿雅致无比。

只一个伸手,只一句鼓励,就让韩林觉得手中令牌沉重无比,俯身一拜,韩林叩首道:“某定不负平王殿下栽培之意!”

等韩林走后,赵念在身后不停戳着自家兄长的背脊,“你又在骗人了!”因为是兄妹间的玩笑,两人说话声音很低,不然被临安百姓知道赵f这番儒雅派头不过是伪装,不知会伤了多少临安百姓以及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心哟。

赵f不急,转身衣袖一摆,朝赵念耳语:“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在山上闯完祸就记得我这个哥哥了?”

赵念绣眉一皱:“你是我哥,若是你不帮我,这世上就没有人帮我了。”

说话间,赵念忽然瞧见对面杨康如玉风姿,不由脸一红,站直身体,也不和赵f调笑,直把深衣长袖绞得变了形也不自知。

但见赵念脸色绯红,眸含秋水,赵f心思何等聪慧,立刻明白自家妹子已然春心萌动。

奈何……

赵f看向客栈门边亲昵言语的梅超风二人,微微垂眸,这两人虽说是师徒,但他眼中看来却是情深似海。

这一条路,怕是难走。

注意到赵f探究的目光,梅超风未语先笑,“平王殿下如此看我,莫非是我着装怪异?”

赵f摇头,却是赞赏道:“并非怪异,而是卓绝。回京路上我见到许多女子身穿红衣、手执长剑,但她们都没有姑娘这般大气和倾城风华。”

赵f的赞美之语让梅超风有些诧异,心中觉得奇怪却又找不到异常之处,只能平常视之。

只见赵f低头打量自己一身白衣,又道:“我素来喜好白衣,斯以为红色是这个世上最艳俗不过的,见了梅姑娘后才知道,红色也可以穿出令人惊艳叫绝的风采。”

“……过奖。”

赵念在后面使劲戳着兄长的脊梁骨,可是对方只知道和漂亮女人说话,赵念心中焦急,瞧着对面持剑而立的白衣少年,面容俊朗,长身玉立。方才自己和那人隔得极近,甚至闻到了对方身上清爽的味道,想到此赵念脸上又是一红。

鼓起勇气往前迈出一步,赵念道:“这位公子,方才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女子——”

说话间戛然而止,赵念低垂下头,无言泪奔,她怎么把平时和师门兄弟笑闹的话本台词给说出来了?抬起眼,赵念见杨康面上并无异色,接着道:“还请公子到王府一叙,以报公子救命之恩。”

“区区小事,郡主不必挂怀。”

赵念本意是想让杨康到王府一叙,两个人多些时间相处,结果却被对方一口回绝,面上有些挂不住。赵f见状忙打圆场道:“梅姑娘,时值中午,想来两位也饿了吧,今日大家重逢俱是有缘,再加上令徒救下舍妹,就由我在城中酒楼大宴一番,聊表谢意。如何?”

baimengshu.com

“如此甚好。”说完,梅超风衣袖掩盖的手一紧,却是杨康狠狠回握了她一下,梅超风不由瞪视回去,但见对方澄澈的眼眸,原本登天的气势立刻泄了下去。只能兀自烦恼,那胡半仙的卦应该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康儿,瞧他这桃花都开到大宋郡主的身上了。

一路行来,赵f风姿隽雅,杨康丰神俊朗。

两人鲜衣怒马,风华正茂,俘获了路边少女芳心无数。待走到同福酒楼,两人头上沾满了鲜花,衣衫上尽是罗帕。

赵f将身上鲜花尽拂,又将罗帕交与下人收拾,这才看向杨康道:“杨公子,方才见许多姑娘投掷鲜花于你,可曾有中意的姑娘?”

赵念闻言,亦是眼神发亮带着紧张看着杨康。

少年却是偏过头,看向身边之人,眼神诚挚,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我爱的人,送了我一把承影剑,我要送给她什么才好呢?”

隐晦的话语,深沉的爱意。

红衣遮掩下的双手紧握,十指紧扣,胜过千言万语。

赵f立刻明白杨康话中之意,反而是一旁赵念没听明白,一个劲问杨康是谁送他神剑的。

气氛十分微妙。

小二察言观色,见这四人沉默着在大门口不进来,立刻迎了上去。

“公子、小姐,请问是打尖还是住店?”

待到看清楚其中一人是平王时,立刻恭敬非常,直欲下跪却被赵f虚扶起来。赵f道:“给我们一个雅间即可。”

小二拱手作揖道:“不知平王殿下是去楼上雅间还是临台水榭?”

“哦,这倒奇怪了。”平王诧异,“这半月不来,同福酒楼就有了临台水榭?”

小二回道:“前几日掌柜的和人对对子,恰好有一句,曲水流觞,掌柜的觉得意境甚美,便在酒楼旁临水建了座水榭楼台。”

遥遥一指,只见一座阁楼临水而立,由五座三层高的楼台组成,中间用飞廊连通,楼下设百步柱廊,水石花树之美,器用之豪华,当世无双。

等进了亭台水榭,众人才惊叹此处风景秀美。

阁楼临水而建,四角中空仅用薄纱遮挡,掀开轻如蝉翼的纱帘,可看见碧水粼粼,沿着蜿蜒的河道缓缓流动。日光在湖面扑洒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好比金鳞闪闪发光,璀璨夺目。

风吹纱动,逝水流觞。

水榭楼台,风光无限,恰似女子风姿绰绰。

本来只是过来吃顿饭的,结果几人笑闹间日头便已西下,只有淡淡余温残留。梅超风自然知道赵f摆宴的目的,虽然英雄救美的话本里,大多是美女以身相许。但这事儿和自己相关,梅超风也不退让。

赵f说得含蓄,她也回得矜持。

有关杨康和赵念的事,两个人打太极,就这样过去了。

夜色渐浓。

伺候在外的小二走进来询问:“平王殿下,不知是否需要伶人歌者相伴?”

赵f却是将眼光挪向梅超风,以她的意愿为准。

梅超风从未有经历如此风流雅韵的事,抱着好奇的态度,点了两个伶人和一个歌者进来。轻纱挥舞,临安城内灯火渐起,绚烂的灯火中,摇琴女子素手连弹,低吟浅唱,“依依呀呀”声中虚华奢侈气息尽显。

梅超风喝了些酒,有些头晕。

扶着水榭的雕花镂空的石柱,梅超风去往一边的庭院走去,杨康要陪,却被赵f留下,说是有要事相谈,只让赵念一人陪着梅超风出去。

微风徐徐吹来,梅超风渐渐清醒过来,瞧见庭院内的长椅,直想躺在那上面,大梦一场。不想人还未走近,突然从角落冒冒失失的冲出一个仆役,一头撞进她怀中。

看这人的打扮,是个男人。

“啊,对不起……”

可听这个声音,虽然压抑着声线,可是语调柔媚,如黄莺出谷,是个女人。

是男是女,梅超风食指扣起来人的下巴,抬起来仔细打量。眸如秋水脉脉含情,面如桃腮白皙细腻,琼鼻挺直,羽睫如扇。姿容娇艳,仿若含苞欲放的玫瑰。

“你是……”梅超风迟疑一下,不确定道,“……韩娘。”

韩娘也认出了梅超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昨日里她才调戏了杨康。向梅超风一礼,韩娘窘迫道:“方才冒失,让姑娘受惊了。”

韩娘身着男装,做出这番女儿状态,虽然怪异,但因为其容颜娇媚,倒也不觉得难看,反而多了一分秀美风姿。

——“娘姐姐,真的是你!”

赵念方才一直在细细打量韩娘,直到现在才确定,飞扑到韩娘身边赵念一把抱住对方,喜道:“娘姐姐,我好想你啊!”

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以及这么大胆的动作,韩娘慢慢环抱住赵念,轻拍对方的脊背,问道:“是念儿妹妹吗?”

“嗯嗯嗯。”赵念和韩娘分开,道,“两年没见,娘姐姐还是这么漂亮!”

“念儿也更美了。”

赵念拉过韩娘的手,喜滋滋道:“娘姐姐还没见到哥哥吧,他现在就在那边的水榭楼台里面,走走,我们一起过去。”

韩娘苦笑,她本就是一路追随赵f而来,又岂会不知。

见赵念拉着韩娘走了,梅超风孤零零的站在原地。

好吧,她不是什么娘姐姐,也不是什么念儿妹妹,没人管她。看着庭院内的长椅,梅超风慢悠悠走过去,姿势慵懒的躺上去,然后闭眼,睡!

她向来浅眠,感觉到身前光线被遮挡,立刻醒了过来。拂开额前随风飘动的刘海,梅超风微微一笑,她心知必然是杨康见她久出未归出来寻她。月色皎洁,清冷光辉下,只见杨康蹲在长椅旁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湖畔水滨,亭台后院,隔过满城的灯火辉煌,只那一人久久凝视于你。

相邻推荐:全球投资:从大学老师开始我只是拍个电影拍电影从诸天开始我的电影火爆全球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纲手和二哈的幸福生活一人之下:天下第一贼从唐人街开始崛起仙武世界逍遥游儒道:我是三界圣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