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 射雕之风起梅落 章节

36、正如夏夜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绝顶保镖

“丘处机, 那炮仗小子?”周伯通脚步一顿, 道:“我是他师叔!”

杨康细细想了一下问:“老先生是周伯通?”

“嘿嘿,没错,我就是周伯通。”说这话时, 周伯通高兴的点点头,好像有人认识他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忽然他手上的动作一收, 跳到杨康身边问道:“你认识我,难道你也是全真教的?可是不像啊, 你刚才的功夫可不是全真教的, 你认识丘处机,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杨康一笑,眼神中略带些嘲讽:“他以前也算是我的师父。”

“那现在呢?”

“不是了。”杨康摇头。

周伯通来兴趣了, 他盘腿坐在杨康身边, 好奇道:“你是犯了什么错才被逐出师门的?”

“是我自逐出师门。”

“为什么?”

“丘处机想要杀我,我就不认他这个师父了。”杨康轻描淡写道, 仿佛自逐出师门并不是件大事一般。

周伯通点头, 他心性好玩,也不去深究丘处机为什么要杀杨康的事情,反正全真教的事只要和他没有关系他也懒得管,他纠缠在杨康身边,左右打听, 到最后问:“你刚才那个扔桃花枝的功夫是怎么练的,教教我!”

杨康原本是不想理周伯通的,但对方死缠烂打, 无奈之下,他随手从身旁垂下的树枝上折下一枝桃花,对着周伯通说道:“将内力灌注在花枝之上,瞄准想要攻击的地方,扔出去就是。”

说罢,手中桃花枝往前一扔。

周伯通揉揉眼睛,看着那桃花枝插在对面的树干上,入木三分。他连忙跑到树下,使劲拔出桃花枝,看一眼自己手中的桃花枝,再看一眼树上三寸深的空洞,周伯通大声惊叫:“太厉害了!”

他自己拿着桃花枝,也学着杨康的样子,灌注内力在桃花枝上,然后使劲把手里的桃花枝往前一扔,结果——

桃花枝插在了前方七丈远的泥土之中,当真是入土三分。

垂着头,周伯通回到杨康身边,将桃花枝往杨康身上一扔,继而盘坐在地上,捧着脸,模样十分郁闷:“这个不好玩,学不来!”

看见这个半百的老者在自己面前做出犹如孩童一般的动作,杨康一愣,继而童心大起,故意在他面前夸耀起梅超风来:“若是我师父,飞花摘叶,即便是一片树叶到了她手里都会有如此效果。”

杨康一边说一边注意周伯通的神色变化。

“我不信。”周伯通直摇头,倒也没有想到杨康是在戏弄他,他脑筋转得极快,心里对杨康说的那个劳什子师父又十分向往,便问道:“你师父是谁?”

说到自己的师父,杨康的神色一柔,带着恭敬与爱慕,轻轻道:“她叫梅超风。”

“梅超风!竟然是黑风双煞里的梅超风?”

一听到这个名字周伯通气不打一处来,就是那个梅超风偷走了九阴真经,间接害他被困桃花岛十五年。周伯通哇哇大叫,站起身来回走动,最后一张老脸突然凑近杨康大声呵斥:“你弃了我们全真教的弟子不做,跑去拜梅超风当师父,你真是笨!笨得无可救药!”

杨康虽然明白周伯通是误会了,但听到他如此贬低梅超风这个名字,心中甚是不悦,皱起眉他开口解释:“周老先生,你说的那个梅超风是桃花岛的叛徒,六年前就被我师父杀了,师父只是和她同名而已,请你不要误会。再者我并不认为当全真教的弟子有何好处,我的师父武艺卓绝,世间少有对手,我能拜在她的门下是我的荣幸。”

“原来此梅超风非彼梅超风。”听完杨康的解释周伯通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里对杨康口里的师父更加向往了,江湖上的高手他大抵都认识,这梅超风除去那个已死的,他还真不知道有哪个叫梅超风的高手。难道他被困桃花岛十五年里,江湖上能人辈出?

一想到这儿,周伯通便想试试杨康的武艺,于是招呼杨康道:“杨小兄弟,你看我们都被困在桃花阵里,不如咱们来过过招,看看是我的武功厉害还是你师父的武功厉害?”

“周老先生,我不欺负老人——”

杨康话未说完,周伯通的拳法已经急至眼前,如山风急来声势浩猛。他也不后退,左手往前挡住这一拳,然后右手承影剑往周伯通腰上拍去,周伯通见状身子在空中一扭,生生避过杨康的攻势,然后向上一个鹞子翻身,跳离开杨康三丈远道:“一般人若是见我直奔面门而来,皆是要往后退的,偏偏你不退反进,还差点伤到我,好功夫,再来。”

“前辈,小心莫伤了自己。”对于周伯通缠着他比划的事,杨康只能无奈一笑。

如此又过了百来招,周伯通七十二路空明拳全部出完也没能伤到杨康分毫,反倒是他自己灰头土脸,原本青灰色的短打上衣沾染着泥土,越发狼狈。

一把拂开头上的残叶,周伯通仔细想,这杨康如此厉害,他用尽功夫都不能近对方的身,要是他能再分出一个自己,一攻一守或许还有机会,这样念叨着,周伯通福至心灵想到了自己的左右互搏之术,这一手出个招数,两只手不就是两个人了吗?

这样想着,周伯通又朝着杨康冲了过去。(……这绝不是在斗牛)

杨康这时才发现周伯通的变化,过招时周伯通左手攻击他的要害,右手化解开他进攻的招数,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天下间竟然真有人能一心二用。杨康不由认真起来,手上承影剑光华流转,竟是使出了天山剑法。天山剑法讲究快、准、奇三字,只眨眼的功夫,承影剑就抵上了周伯通的脖子。

细细数来,杨康仅仅使出了天山剑法的前三招,先是用着剑鞘挑开周伯通的手臂,然后勾足绊倒周伯通,继而旋身将剑抵在周伯通的咽喉之上。

“周老先生,不用再打了,你已经输了。”

周伯通眼神往下看着脖子上的剑,即使隔着剑鞘他也能感觉到内里的森冷冰寒,牙齿打个颤,他把剑鞘往旁边推一推,然后快速站起身,笑呵呵道:“杨兄弟,刚才那剑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差点抹上我的脖子了,那是什么剑法这么厉害?”

杨康收起承影剑,道:“天山剑法。”

“天山剑法,莫非你是逍遥派灵鹫宫的传人?”

杨康摇摇头,“我是天山派的弟子。”

“天山派,江湖上没听说过这个门派啊,要说天山的武学门派,就只有灵鹫宫了,你小子说什么天山派是在唬我吗?不过也不一定,我在桃花岛困了这么多年,还真有可能冒出个天山派,杨康,我看你那天山剑法很厉害,我拜你为师,你教给我好吗?”

杨康还在思量天山派和灵鹫宫的事情,听周伯通如此说,有些无奈道:“周老先生,师门武艺怎么可以外传?”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周伯通怕杨康不同意,又道:“这样,我和你交换,你教我天山剑法,我教你一门厉害功夫。我的功夫很厉害的,你看,五指微动,变掌为爪,摧敌首脑。”

说罢,周伯通五指弯曲成爪状,往旁边一挥,霎时在树干上出现五个孔洞,正契合五根手指的模样。得意的看向杨康,周伯通问道:“我这功夫如何?”

仔细打量树干上的孔洞,杨康皱起眉,心底泛起惊讶:“这应该是九阴真经上的武功,九阴白骨爪?”

在没有遇到师父之前,杨康曾在‘梅超风’那儿学了粗浅的九阴白骨爪,那日在船上他通读九阴真经下卷,也知道了九阴白骨爪的出处。今日见到周伯通使这功夫,他心中甚是好奇。

周伯通没想到杨康竟然认识这门功夫,继而他又想起这是九阴真经上的功夫,一下子垂头丧气起来,整个身子瘫倒在地上,不断打滚,树叶儿裹得一身衣服上到处都是,嘴里面还不停的念叨:“师兄,我对不起你……师兄,我学了九阴真经上的功夫,我对不起你……师兄,我对不起你……”

杨康看着周伯通在地上来回打滚,搞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索性坐在旁边看他胡闹。他被困在桃花阵中,只为了等凌晨时的一曲笛音,身边有个人在也不至于太过无聊。

忽然,周伯通纵起身,冲到杨康身前,双手掀开额前的乱发,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九阴真经上的功夫,莫非你也学了?”

杨康老实回答:“偶然读过。”

“你读过九阴真经,那经书现在在哪儿?”

“已经还给黄岛主了。”

周伯通这才想到,郭靖说过有人将九阴真经还给黄老邪的事情。他悲愤地看向杨康,情绪十分激动,手指在对方的鼻尖前上下摆动:“你为什么要将经书还给黄老邪,要知道那是师兄让我保管的东西啊,要还也是给我啊,你怎么可以,呜呜呜……”

说到最后,周伯通干脆趴在地上,干嚎不已。

“周老先生……”杨康有些无语,为什么他会遇上这么一个无赖的老者。

干嚎了一阵,周伯通又想起自己学了九阴真经的武功,还不知不觉间把它使了出来,他闷闷不乐的坐起身,挨着杨康的位置坐下,长吁一声,抱头望天。

一股异味传来,杨康往旁边挪挪,周伯通见状也跟着挪了过去。

再挪,跟着挪,我再挪,跟着再挪……

到最后,杨康无奈道:“周老先生,你可以不再跟着我吗?”

周伯通长吁一声,不语。杨康见状默默站起身往旁边再移上一丈远,这次周伯通没有再跟上去,他沉吟半晌,朝着杨康道:“小兄弟啊,我们也打了这么久,算是有缘,你说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不用九阴真经上的武功呢?”

杨康挑眉,道:“老先生心里想着不去用就是。”

“可是我这手不听话忍不住就使出来了,怎么办?”

“……”杨康一阵无语,随口道:“老先生将自己的手束缚起来,它便不会动了。”

“好办法!”周伯通拍手叫道,“我这就去找绳子把手绑起来!”

不料周伯通刚往外走了不远就折回身,跑到杨康身后,手指着桃花林中的一处青石假山道: “哎呀,不好了,黄老邪来了!”

杨康朝那处青石望去,虽然看似极近,但因为阵法的原因靠近不得,等他看清楚青石上站立的人是黄药师后,右手持剑抱拳一礼。黄药师却不领情,只听得一声冷哼,仿佛在耳边响起:“杨康,你在桃花岛上欺负我的女儿,我念在你师父的面上不计较,但是还须你受些惩罚方消我心头之气。”

说罢,黄药师将玉箫置于唇边,呜咽箫声响彻林间。

周伯通怪叫道:“黄老邪又吹箫了,都怪你这小子,你欺负了黄蓉,现在黄老邪要为女儿出头,还连累了我老人家,唉,时运不齐流年不利啊!”

说完,周伯通立刻盘坐在地上,左手放在胸前,右手背后,暗自收敛心神。

只听得箫声情致飘忽,缠绵宛转,似女子叹息□□,又似软语温存、柔声叫唤。杨康习有九阳真经,内力浑厚,是以箫声对他并没有影响,倒是一边的周伯通气喘愈急,呼吸声重,似乎是痛苦难当,正拚了全力来抵御箫声的诱惑。

loubiqu.net

杨康走到周伯通的身边,右手在周伯通的大椎穴上一点,周伯通神色立刻平静下来。一月之前,一灯大师给杨康打通全身经脉时说过,这大椎穴与全身经脉相关,若是走火入魔,只需有人从大椎穴上输入内力导正体内真气流动即可。此番用在周伯通身上,倒是可行。

黄药师在青石假山之上,看见杨康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心里微微惊讶,继而箫声急急吹出,脚下走出奇门八卦步法,将高深内力附在曲调之上。箫声呜咽,隐约有激荡之意暗含其中,两种意境相混却丝毫不觉陈杂,恰如昆岗凤鸣,深闺私语。

杨康初时并没有在意,后来随着箫声渐急,他的心智这才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往事种种,各样隐晦心思全部浮现在脑海里,杨康渐渐脸色微红,呼吸加重,承影剑在他手中不住摇晃,似乎快要从手中掉落下去。

黄药师在假山之上见此情景,箫声耍上一个花腔,继而如袅袅细鸣,忧思不断。

杨康的眼神越发迷茫起来,但片刻之后便已无比清明,在黑夜中如星辰耀眼。刚才他不慎被黄药师的箫声影响到,仅仅一瞬间便想出了破解之道。他握紧手中承影剑,在身后的桃花树上一敲,看似随意,其实是在这一敲中干扰黄药师的音律。

恰此时,一缕笛音幽幽传来。

相邻推荐:全球投资:从大学老师开始我只是拍个电影拍电影从诸天开始我的电影火爆全球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纲手和二哈的幸福生活一人之下:天下第一贼从唐人街开始崛起仙武世界逍遥游儒道:我是三界圣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