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 射雕之风起梅落 章节

24、话说反噬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绝顶保镖

等郭靖和黄蓉离去后,杨康撑住剑柄的手一抖,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往后面倒去。

躺在地上,杨康费力的抬手擦掉嘴上的鲜血,心道洪七公所言非虚,今天他为了对付郭靖,强自运用九阳真经的雄浑内力,经脉不通,内力不能宣泄出去反噬过来,性命堪忧。

从前襟里摸出仅剩的一枚清心丸服下,凝神静心气沉丹田,将药力慢慢化解在四肢百骸内。

片刻之后,杨康从地上站起来,看着白色锦衣上的点点血迹,他皱起眉,若是让师父看见自己身上的血迹,恐怕又会有一阵担心了。

手中承影剑一划,红光闪过,杨康直接将沾有血迹的衣裳割去,扔在一边的地上。

忽听后面喀的一声响,杨康以为郭靖二人去而复返,警戒的往后探去,只见一具棺材轻微摇晃着,似有呜咽声从里面传来。

“谁在那里?”

棺材不断晃动,还有女声呜咽而来。杨康忍住体内气血翻涌,走上前,一掌轰开棺材板,只见棺材内一名少女正出神的看着他。

“杨康……”那名少女轻轻唤道。

“你是谁?”

杨康觉得这名少女分外眼熟,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我……你竟然不认识我了……”少女神色憔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掉下。

杨康看她的模样,慢慢回想起来,问道:“你是穆念慈?”

那少女点头,果真是穆念慈。

“你怎么会在棺材里?”杨康将穆念慈从棺材里移出来,发现她被人点住穴道动弹不得,这种点穴手法十分怪异,他不会解穴,只好用功强行冲开了穆念慈体内的穴道。

“我是被欧阳克抓来的,他企图对我不轨,我誓死不从,这才被他关在这棺材里。”

穴道冲开之后,穆念慈全身僵麻不能动弹,她只能靠在杨康的身上,一双眼眸如漆点墨,直直看向杨康感伤道:“方才你和郭大哥的话我都听到了,为何你要维护完颜洪烈,他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yyxs.la

穆念慈板着脸,声音尖利,字字句句斥责杨康。

杨康握住承影剑的手一僵,他要救自己的父王错了么?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两个都说他背信忘义,他顾念旧情救下自己的父王有错吗?他们只看到父王当年的过错,却无人注意这十八年来父王对他的细心教导。父王膝下无子,百年之后亦是无人送终,若是他也离父王而去,不是让他孤独一人怆然于世吗?

将穆念慈放到一边的靠椅上,杨康直接打断道:“穆姑娘,你既已脱困,我还有事,告辞。”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杨康!”穆念慈突然大吼一声,嘶哑着嗓子道:“你回来。”

杨康回过头,问:“你还有事?”

穆念慈觉得如果这次不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杨康,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犹记得初次见面,他从擂台之下飞跃而来,锦衣玉跑,丰神俊朗,那时候她就在心里暗暗想,若是这人能赢得一招半式自己就嫁给他。当自己的绣鞋被她不小心抓下时,她心里并未恼怒,却是另一种欣喜。

可是后来听他说对自己无意,并不想娶自己的时候,她的心疼得都快死了。后来知道他是义父的儿子,以为他们两人的距离更近一些时,他却选择留在金国,留在大仇人的身边。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城门一役,她败于杨康的剑下,但他却没有杀死自己,只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你走吧,转身而去的一抹绝影缥若云烟。

自此以后,情根深种,无法自拔。

“杨康,你知道吗?”等身子活络开后,穆念慈走到杨康的身边,一双水眸含泪注视着他,“从你离开中都的时候,我就一直跟着你。”

“如果你想和我说的是这件事,那么我告诉你,我早就已经知道。师父说有人跟在我们身后的时候,我去探查过,知道是你才没有动手。”

“你知道?”

穆念慈错愕,这些事她以为自己做得很隐秘,没想到对方早就知道。

想到杨康口里的师父,穆念慈心中泛过一阵苦涩,那是怎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丽女人,可以说得上是秋水为骨玉为神,每日里看到她和杨康并肩而行,自己的心里就会有过一丝艳羡,为何杨康身旁的位置,不是她?

“那你知道我为何跟着你吗?”

杨康垂眸,沉默着。

这件事梅超风曾多次调侃与他,说穆念慈对他牵肠挂肚情深不俦,是以一路尾随。

穆念慈还是说了,她怕不说就再没有机会了,拦住杨康的去路,穆念慈一字一句道:“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即便你视父母大仇于无物,即便你认贼作父,即便你对我毫不在意,可是我依旧喜欢你。”

“我告诉你这些,不是要你回应我什么,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我不愿意沉默的带着自己的爱慕离开,至少也要让自己喜欢的人清楚我的心意才行。你现在是金国的小王爷,我是江湖中渺不可见的女子,我们之间国仇家恨、天差万别,今后永不相见。”

说完,穆念慈挺直了背脊,一步步走出祠堂,只是泪水,无声的从脸上滑落。

杨康注视着穆念慈的背影,虽然他对穆念慈没有感觉,但是这一刻他却很佩服对方,至少她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她敢于将自己的爱慕表达出来。

这一点,他就永远做不到。

想到自己的怯懦,杨康嘲讽的一笑,突然他压住胸口,原本静下去的心竟然不平静了,连带着胸肺间气血翻涌,他面色苍白,握剑的手一阵颤抖,然后半跪在地,浑身再无半分力气,他可以感觉到力量正慢慢从身体流失,他的意识也在逐渐模糊。

那一枚清心丸并没有将他的情况好转,刚才又妄动了心绪,内力反噬的伤更严重了。

他咳嗽着,尽量不让咳血沾染到白色的锦袍上。

穆念慈离开祠堂没有多远,心里却还是想再看一眼杨康,她绕道祠堂的后院,只想偷偷瞧一眼杨康,从后院的墙头往里看去,发现杨康半跪在地咳血不止的样子,她的脸色立刻一白。

穆念慈扶起杨康,男女之间的差异让她的动作十分艰难,她摇晃着杨康的肩膀,焦急的问道:“杨康,你没事吧?”

听到有人唤他,杨康慢慢睁开眼,他内力反噬,即将陷入昏迷,可是偏生有一股子坚强让他清醒着,他抓住旁边穆念慈的手臂,低喃道:“……送我去宝应程家。”

宝应程家,穆念慈立刻想到那个被欧阳克捉住的程瑶迦,似乎就是程家的大小姐。不过这些思绪仅仅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她见杨康咳血似乎更厉害了,赶忙将他背起来,放置在自己的马儿身上,策马向程府赶去。

“师父……”

途中,穆念慈听到杨康低喃,立刻拉住缰绳将马停下,她凑近杨康,仔细聆听他口里的话语。

“师父……”

穆念慈心惊,为何杨康在昏迷中还要唤着那位红衣女人的名字?

听着耳边杨康的低喃细语,穆念慈心中苦涩、嫉妒、不甘,种种情绪纷至沓来,到最后她竟是落下泪来,手指抚上杨康的脸颊,她道:“杨康,可笑我竟会对你情深不俦,你却心系他人!我是爱而不得,你却是不敢爱不能爱,多么可笑,杨康你的心里竟然对自己的……有这种想法……哈哈……”

抹掉脸上的泪水,穆念慈望向远方连绵不断的青山,那里四海相连天高海阔,她决定了,将杨康送回宝应程家后,她就回牛家村,再也不理会这江湖中的事,再也不理会怀中之人的是是非非,即便他被天下人嗤笑,也再不理会。

相邻推荐:全球投资:从大学老师开始我只是拍个电影拍电影从诸天开始我的电影火爆全球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纲手和二哈的幸福生活一人之下:天下第一贼从唐人街开始崛起仙武世界逍遥游儒道:我是三界圣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