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诸界大劫主 章节

第三百七十七章 血流成河乱战起,耀世三星落其一(6K5)

推荐阅读: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御天武帝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量劫降临于诸界,唯投入永恒方得见超脱!”

前方无量禅唱响起,似是狂热祷告,似是濒死的哀嚎,似是世界彼岸的战吼,在众人临近后焉然发出。

那里共有四道身影盘坐,或为星尊,或为星主,看不出有什么特意之处,他们背对着到来的生灵,垂首祷告。

肉身历经沧桑岁月,纵为至尊人物,也早已光泽暗淡,血肉干枯,皮包骨头,甚至有半边身子都露出了枯骨。

aiyueshuxiang.com

“永恒?这里真是越来越诡异了,一个概念又不是族群,哪里来的投入怀抱,这里的尸体已然疯魔了,执念不消,恐有大患。”

修罗族星尊冷哼,试图打断这股妖邪的祷告之声,但毫无作用,他所散发的神力,无法干扰,反倒让那禅唱声愈发剧烈了。

余下各族星尊见此,心头皆是一凛,有了几分不安,纷纷出手试探,但无一列外皆是失败。

接二连三的干扰,仿佛是触怒了某种存在般,那背对生灵的四到身影忽地转过身来,一股肃杀之气席卷当场。

在他们的眼眶处,赫然一片空洞,向外淌出血水,更有一只婴儿幼臂般的手掌字眼眶内探出,五指舒张,显露出掌心的一张嘴巴,大吼着“量劫降临于诸界,唯投入永恒方得见超脱!”

众人一惊,那股妖邪的祷告声竟然是自这里发出的,未免太瘆人了些,长得如此扭曲,一看就不是善类。

“诸界余孽,不入永恒,那便在量劫中沉沦!”

紧跟着,这四具古尸发癫,上下颚猛地撑开,一颗稚嫩的头颅自口舌间钻出,卡在了那里,露出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没有鼻子,嘴巴长在眼眶探出的手掌上,向着众人惊声尖叫!

他们有一种强烈的敌意,带着煞气,想吞食所有人!

原本,这四具古尸祥和而圣洁,可现在却这么的嗜杀,连肉身都染成了血红色,让人胆寒。

而伴随着他们的话语,古老的秘术被触发,这个地方环境大变,灰雾弥漫,时间流转,仿佛将人带到一片古战场。

可以看到,景物完全变了,这里骸骨无尽,星空苍茫,都是至尊强者的遗体,至少都是初入星海的存在!

“这片宇宙深渊究竟有着怎样的来历,如此可怕,如斯诡异,那四具古尸遭遇了什么才会异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诸界万族,没一个能与之对的上号,比之我们邪魔族都要怪异!”

“小心,此地太妖邪了,将我们调换到这里,肯定还有后续的危机。”

各族生灵悚然,全都寒毛倒竖,而后头皮麻,因为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

李昱眸光一转,盯住了原本四具古尸所在之地,赫然化为了一片大荒,他们依旧立在那里,眸光怨毒而冰冷。

轰隆!

远方大地巨震,乱石崩云,有星尊与星主的大坟炸开,是宇宙深渊的入口那里,几座曾传出悲呼声的区域开启了,有尸体出来,向这里迅逼近。

“错了!我们都错了!不该断开那条路,应该与他们一起,才能对抗永恒!”

“我这一生都是棋子,万族也逃不过被利用的命运,可悲的真相根本无人发觉,蛀虫早已扎根!”

悲吼声传来,但他们的尸体却很不客气,嘴上哭嚎,手上直接就将一位异族星尊打的倒飞出去,抬脚一跺就踩死了成千上万的天王天君。

众人看的眼角直跳,喊的那么惨,打的那么狠,这些家伙生前究竟有多么强?

同时,大荒摇动,原本立在那里,四尊可怕的身影在接近,顶天立地,是散发煞气,诵念莫名经文,挥舞着眼眶中探出的手臂,挺着口腔中探出的脑袋,横渡了过来。

“妈的,什么鬼地方,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的尸体全都在复苏,死后又成道了不成!”

就是各族星尊也头疼,忍不住大吼,眼睛瞪的滚圆,真是惊怒交加。

所有人都看得头皮发麻,这都什么扭曲的怪物啊,原本以为是一场机缘,一场造化,谁知道变成了一场大难!

这里死的至少可都是星尊,一旦复活过来,他们说不定数十万人全都要交代在这里!一场全灭。

“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影响,竟然连七杀之力也无法渗透?”

李昱掌指间流淌的猩红之光刹那泯灭,感受到了一种不同的力量在影响遍地死尸,更明确的说,是导致他们陨落的那股侵蚀之力在操纵着他们!

这也是古尸会异变扭曲的根源,也许与他们高呼的永恒有所关联。

不过此刻的确有些危险了,他在考虑要不要唤出帝兵来清场。

“杀!”

宇宙战场间,一道又一道身影腾空,破败的尸体再起,巨大无边,残留的血气贯穿日月,若星河决堤,呼啸而来,不可阻挡,那种威压可怕了。

呼!

狂风呼啸,带着血色,还有黑色的闪电,这天地间的景象一下变的很诡异也很可怕。

咚!

各族星尊联手,祭出大器,一齐轰杀向前,阻挡攻势。

双方碰撞,宛若天地初开,宇宙第一神音初响,震耳欲聋,人的魂魄都要被击散了,他们交击时,电闪雷鸣,各种异象纷呈。

仅仅是逸散的余波都切开了星域,将浩瀚天地分成为两半。

同时间,李昱单手挥动龙汉大旗,劈开山海乾坤,扫平了周遭的雾霭与侵蚀之力。

光明族与灵族方向,赫然有两股气机交织而来,凝结成一颗古星,位居北天第六,雄踞南斗之首!

李昱回眸,双目映照虚空,眼中符文将天地都撕裂了!

其目光就可以杀人,竟迸射出仙剑般的实质化符文光束,恐怖无边。

“七杀!”

两大族群内,皆是传出一声冷哼,有仙芒绽放而出,在铮铮声中,三人的目光碰撞,居然绞碎了虚空!

“就凭你们也妄想来夺命星果位,天府、武曲,今日七杀逆命出,主宰南天!”

李昱眼中满是戾气,气机同样化出猩红七杀星,廉贞环绕,与南斗之首天府、北斗第六开阳碰撞到了一起。

轰隆隆!

这个地方电闪雷鸣,仙气弥漫,混沌乍现,乾坤炸开,神能潮汐翻腾。

仅仅一次命星气机的交锋而已,便有了这样可怕的波动,让诸天尊都悚然,深感差距恐怖。

吼!

然而,这样的碰撞也不是好事,显然引起了星海战魂们的注意,其中一个战魂手持一柄紫金仙杖,轮开向前砸来,压塌虚空,威势滔天,当的一声劈在了光明族族的区域间。

骇浪卷天,烟尘席卷,一万多的生灵就这样被灭杀了,连元神碎片都没有剩下,凄凉无比。

另一尊战魂杀到灵族方向,却被该族的强横星尊拦下,对决百招后噗的一声贯穿他的天灵盖,当即化成一滩血浆,骨头都被化掉了。

紧跟着,旁边一个持着白银斧钺的战魂冲来,发出一声大吼,这是无上道音,震的天地崩开。

有天尊飞退,但来不及,连同着数千人都被音波席卷,整体炸开了,根本就挡不住这种威势。

“旧日残痕耳!”

李昱冷哼,自然不会坐视族人伤亡,九秘运转,一双眸中宇宙初开,诛神杀魔的景象频现,更有一颗又一颗大星转动,步入毁灭。

行字秘穿梭星域,以肉身压塌虚空,身后无数的爆鸣声响起,成片的星云,浩瀚的星系都被他体表所带动的神风割裂了!

只身一动碎群星!他不闪不避,直接撞向了那持白银斧钺的战魂。

甚至,他都没有防守的意思,完全是以伤换伤,玉石俱焚的打法。

这复活的星尊战魂也是个狠角色,没有退让,不曾躲避,跟他用两败俱伤的打法,直接硬撼。

轰隆!

一声巨响,两人接连硬撼数十击,皆字秘触动,空前灿烂,李昱狂霸惊世,挥拳间大道九印频现,天之三印横推十万光年,将那曾经战损的白银斧钺直接打爆了,连残留的器灵都炸开,分散成数十份,冲击向四面八方。

双方拳锋所向,血液四溅,血肉骨骼断裂,散落在各处。

一番激烈交锋,李昱竟然只是身躯晃了晃,掌指染血,皆字秘加持,与三转人王血呼应,强大到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程度,他立在了可怕的壁垒上!

这战魂低吼,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当即调头而去,杀入了圣痕族中,大肆吞噬着血肉,补充力量,恢复状态。

“硬撼星尊战魂?他的肉身有多么可怕?那是自古以来都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没有看错吧?那战魂竟然舍七杀而去,是自认短时间拿不下吗?!”

所有人都变色,这是何等可怕的实力,不知是怎样的秘术,竟然让战力触及到了人中至尊的壁垒,这是要创造一段神话吗?

逆伐星尊,成为万古以来第一人?

噗!

同时间,远空有新的古尸复苏走出,手持大戟,竟将一位妖族星尊的臂膀削掉了,至尊血四溅,洞穿虚空,染红苍天。

混战爆发,各族都是一片凌乱,自己都顾不过来了。

不远处,又一尊复活的战魂呼啸而来,携滔天星辉而至,他那早已腐朽,充满了裂纹的命星再现,映照出一片斑斓星空,里面满是死寂,充满了毁灭与破败。

轰隆!

一片星空何其浩瀚,整个倾覆碾压下来,将是灭世级的伟力,那是属于人道至尊的威能!

一瞬间而已,周遭数以万计的生灵全部灰飞烟灭,不论是何族,凡是临近的存在,从天王到天尊,第一时间被碾死!

“十万生灵,十万大军全没了!”

有人惊呼,不敢置信,这片星空碾压下来太过残暴了,直接将足足十万生灵压得会飞烟灭,这可不是凡人,而是圣人!

最弱都是天王,其中还有数以万计的天尊,一瞬间沦为虚无!

“开!”

李昱大吼,身化人王法相,雄立混沌中,承受着无边星辉与神能潮汐的冲击,在那一重重灭世洪流的冲击下,双手猛地撑开一角星空,踏行字秘冲出而出!

星尊战魂何其老练,只身迎来,右侧星空猛地倒卷,整个折叠倾覆碾压而至,双方激烈对拼,自星域间挪腾,化成了两束神虹交错缠绕,呼啸万万光年。

李昱只手截天,量天印发威,在皆字秘的加持下怒摇星空,将那折叠而至的深渊猛地阻断,他发狂,浑身人王血沸腾到了极致,一把抓住了星尊战魂的右臂,抡动整个身躯,将之连转一十八圈,轰的甩飞了出去,撞灭了一片星系。

行字秘纵横星空,鲲鹏翅震动风雷,他太快了!化成撕裂星域的神虹,冲击到敌人面前,一把按住他的头颅,撞碎大日,嵌入神月,在星域中犁天而过,摩擦着滑行!

无数秩序神链盘结交错,将他紧紧捆缚,拖拽着毁灭了一片又一片星系,而后猛地一甩,扔到了混沌边荒。

“已死之身也想与我争锋?碾死你!”

李昱狞笑,一手指天下压,一手指地上抬,乾坤大印归一,演绎无敌法印,让整片天地生变。

天穹在压落,大地在隆起,翻天覆地!

更为可怕的是,无尽的道纹垂落,自天穹倾泻到大地上来。

“硬撼星尊战魂,大战到了这一步,何其可怕!”

“到了这一步,他也该力竭了吧,那可是两个战魂啊,虽不及生前实力,但也是立在界限之上的存在了。”

诸族震撼,就是几位星尊都眉头蹙起,感受到了压力。

“战吧,七杀历来凶狂,征战之时不计后果,这是天赐良机。”

光明族内,天府星冷笑,眉宇间有一道神纹亮起,那是属于该族的封号!

南天二字映照而出,环绕六星,尊贵而华丽,这不是男爵,也不是子爵,而是伯爵封号!

增幅的也不是五倍,而是九倍战力!

一位命星降世者,在九倍增幅下,将何其强大?更何况,这并不与其他增幅战力的秘术冲突!

“有意思,竟然没有感受到贪狼的气息,是他藏得太深,还是根本就不曾前来?”

灵族内,开阳星低语,眸光止不住的看向修罗族的方向,竟然没有觉察到那股特殊的呼应。

不过他也没有退居幕后的意思,眉宇间同样有封号映照而出,位尊伯爵!

武曲二字高悬,环绕着赤色血气,金色焰光,格外璀璨,同样增幅着九倍战力,让他通体炽盛了起来,缓缓向前,靠近着大战之地。

一时间,各族星尊目光都闪烁了起来,带起若有若无的冷意,很有默契的将气机汇向了人族星尊,其意不言而喻。

广法星尊面色不变,心头亦是冷笑起来,那就看看哪一族的命星更强好了,他对七杀有所了解,这一战下,多半又有两颗命星要凋零了。

轰隆!

层层叠起的星空中,李昱所散发的气机太强了,双手同时划动,莫名的大道轨迹演变,天地浓缩,将横飞出去的星尊战魂挤压在当中!

天与地竟化成了两块磨盘,要将之碾成血泥!

熊熊!

就在此时,一只巨大的拳印轰了过来,群星环绕,那拳印恍若大日横空,太璀璨了,金火猎猎,有一股强绝的武道意志灌注其中。

灵族开阳,武曲天尊出手!

“七杀,你见我当拜!”

光明族的天府星走出,在他身上浮现一层甲胄,斑斓绚丽,那竟然是以入星海级神料祭炼成的战衣。

同时,在他的手中,出现一口铭刻南斗六星的玉玺,混沌气丝丝缕缕,压塌虚空,能量恐怖,在其压落的轨迹上,绽放一朵又一朵能量蘑菇云。

两人皆是在九倍封号的增幅下出手,威势滔天,将一角星空都打崩,残缺破败。

在李昱身前,一道又一道神虹绽放,秩序神链如同星河交织,布满这片战场,大片的飞仙光雨洒落,极其绚烂,他被彻底淹没了!

开阳之火熊熊,天府之尊威仪,两大命星竟隐隐有相合之感,这是一种天然的契合,联袂出手自有加持,可裂苍宇。

唰!

同时间,自那绚烂的星河洪流间,万族轮回盘升腾起来,其上冲出无数神魔与混沌气,生生拦截下了一击,有准帝烙印复苏,皇道神痕烙印其上。

李昱眸光冰冷,自星空残骸间走出,盯住了两个降临的命星,他没有动用皆字秘,也没有动用封号,仅凭双身合一的常态,便可硬撼。

这一刻,光轮一展,遮蔽其身,让他万法不侵!

轰隆!

一挂星河直接被他踩爆,冲霄直上,行字秘一转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拳锋横天,掌指压地,与武曲肉身碰撞,每一次对方的血肉中都迸现出各种大道符号,迸发大星解体般的嗡鸣之声。

“我为武曲!谁可在斗战之道与我争锋!”

灵族开阳大吼,浑身都被灿烂的火光所环绕,金芒卷天,简直是不朽不灭,火光中的武道意志化形,加持肉身,这是一种古老的秘术,运用于第一代的星主。

光明族天府威严,举手投足间六色神光呼啸,腾蛇嘶鸣,苍龙相伴,龙蛇起陆!此乃帝王杀生术,对于南斗六星有着特殊的压制效果,这是主宰星的优势。

“紫微十四星,三垣二十八宿,谁可挡我!”

李昱硬撼封号加持下的两人,周身越发的璀璨了,双臂一展似可以轰穿上苍,赤金血光密密麻麻,从毛孔中蔓延而出,一直延续到四肢,而后连整个身躯都如此了,化成了一尊赤金色的人形!

这一刻,他仿佛燃烧了起来,三转人王血沸腾,如若在升华,浑身上下不见血肉,不见骨架,像是化成了神形般的存在,成为了一种规则!

正在双星震动间,他动了,挥动人之三印,巍峨九州出,浩荡九河显,伴着大道神音,振聋发聩,轮回万劫,轰杀十方!

“他未曾动用封号,怎么还有如此战力?!”

开阳悚然,己身面对时,那股压力庞大到了极致,拳印绚烂,像是劫光轰塌了星空,又若混沌大爆炸,从他的双拳那里,横扫出无尽光束,席卷了天上地下。

“他才天尊八重天,怎么会有如此战力?”

就连在场的异族星尊都被惊住了,一些人面皮抽动,不敢相信。

轰!

双星极力对抗,或以火光融肉身,化出炎神法相;或左臂绕腾蛇,右臂盘苍龙,脚踏六色神海镇压玉玺,霎时虚空大爆炸,无数的符文焚烧,犹若火山喷涌,星河倒挂,这片战场顿时极尽的绚烂。

噗!

在战场中,几乎瞬间,接连有数以万计的天尊虚影就被李昱打的爆开了,他硬抗准帝战魂,追杀异族天骄与命星降世者。

两道身影直接翻飞了出去,血洒天外。

天府星肉身发出六色光彩,真血如雷鸣,断裂的骨骼复原,六色神海在轰隆隆的涌动,他的伤势逐渐愈合,吞纳着南天诸星辉。

这就是这颗古星的可怕之处,统帅南天,可调动群星权柄之力加持。

武曲肉身重组,开阳金身催发到了极致,一丝一缕的火光都被聚集了起来,融入体内,四肢中流淌着星系爆炸般的威能。

“武曲?凭你也敢在我面前现身!”

李昱不饶,舍其星尊战魂冲杀而至,元神化三阴戮妖刀而出,滚滚煞气如潮,漫天紫白,凶厉到了极致,他双掌结印横推而出,人王踏九州!

轰隆!双重攻伐下,纵然是那操纵金色神火的灵族武曲也承受不住了,勉强挡下三阴戮妖刀,便被人王印震的大口咳血,横飞了出去。

至于他的那蕴含武道意志的神火,全都被万族轮回盘碾压溃灭,根本近不了李昱身!

天府杀来,想要阻止,两人大战百招,一个交错便分开,他自星空中跌落,腾蛇与苍龙皆被打爆。

己身则不断大口咳血,露出惊色,身上的伤痕愈合了又裂开,不断修复,又不断出现裂纹,残余的能量符文在其体内冲击,难以磨灭,让他的身体不时破开。

哧!

轮回盘光芒大炽,其上准帝烙印,皇道高手的道痕全部复苏,猛地旋转,宛若剑轮般极速飞了出去,将对面横飞中的武曲斜肩斩断,让他惨叫一声,半截身子被轰成了碎渣。

轰隆!

李昱大手如苍天,覆盖而下,挤压满了长空,一把将他攥入了掌心,残忍一笑,五指猛地紧握将他肉身粉碎,捏成了一团血雾。

紧跟着,他张口一吸,连带着其元神与精血一同被熔炼,化成了一枚晶体入腹。

北天第六,开阳暗淡,化星陨之相,左右则有廉贞与七杀共起,将之环绕裹挟,三星耀世!

北斗之六,开阳落!武曲陨!

“又一位命星降世者死在了七杀的手上,北斗之五廉贞,北斗之六武曲!”

“这下三星加身,还有谁人可敌?只有星尊亲自出手才能阻止了!”

“糟了,今日多半无法善了,开阳已陨,天府又如何能独善其身?难道今日要双星齐坠不成!”

诸族骇然,眼睁睁的看着同为天尊的武曲被轰杀,那可是封号加持下的状态啊,实力加成了九倍都不敌七杀?

难道他已经触及到了入星海的壁垒不成?那可不是准星尊三字所能形容!

“天府,南斗之首?今日该换人了,我七杀才是南天王主!”

李昱笑得冷冽,凶焰滔天,散发的气息让人几近窒息,带给人无以伦比的压力!

七杀落开阳,逆位斩天府!

相邻推荐:烈焰鸳鸯去看星星好不好从cos阿狸开始我真没想当大网红啊巫师能采集虚拟现实之血腥收获天元神诀无敌警探别人养蛊我养身开局被迫加入了金刚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